從前人們望著遼遠的海,
便說上帝。

我早已坠入深渊(又名罪恶生涯 第二章)

有这样一句话:
任凭所有苦难与厄运撕扯同我坠入深海,
我依然会张开双臂去拥抱因你而毁灭的黎明。
欢迎大家去我的主页围观看第一章和其他小文。
二、傀儡。
Draco轻声呻吟,梦境的坠落让他恐慌绝望,他像一只垂死的鱼大口喘气。
“Oh,宝贝儿,怎么了?”身旁的金发女郎修长的手指轻轻的抚摸Draco的脸颊,安慰着。
Draco没有回答,他感觉很热,汗水顺着他铂金色的发丝流过嘴唇,流过布满吻痕的锁骨,在起伏的胸膛为化作一淌水。
Draco清楚自己此时的性感。他揽住女人纤细的腰,抬头吻上她的唇。感受到女人情迷的回应,Draco却没有情欲,他不过想要一个泄欲的床伴,谁都一样。
正午。
Harry淡然的放下文件,表面上依旧处变不惊。即使他面前拥吻着的是Draco和一名曼妙的黑发美人。你想说他或许失去了情欲,这也并不完全错误。
“没有人告诉你要先敲门吗?”Draco离开女人的唇,挑着眉看向转身离开的Harry。
女人小声的抱怨,Draco一如既往的挑衅,空气里弥漫着燥热的气息,无一不让Harry眩晕。他深吸一口气,转过头来看着他的Boss:“深表歉意。”他不忘优雅的鞠躬。
梅林知道,Draco多讨厌Harry这套。
“滚出去。”Draco声音嘶哑。
“是。”Harry僵硬的走向门口。
“该死,不是你。”Draco一时语塞,它想不起身旁女人的名字了。于是,他推开环着他脖子的手,站起身来居高临下的看着衣冠不整的女郎。“我是说你。”
被打了一巴掌的Draco侧躺在沙发上,眯着眼打量僵在门口的Harry。细碎的阳光像暖色调的颜料轻染他黑色的乱发。他直着背,不算太高的身影恰恰被阳光包围。
Draco移开视线,或许再这样看下去,他会忍不住把救世主压在身下。
“看着我。”
Harry感觉有脚步声传来,男人的喘息声越来越清晰。他迅速摸出自己的魔杖,猛的转过身来。
很凑巧,魔杖刚好抵住Draco的胸膛。
Harry倒吸一口冷气,他很清楚自己所要做的是讨好眼前这个男人,而不是惹怒他。可是,他无法抑制自己心里泛起涟漪般的恨意。
“来呀。”Draco轻笑着看着眼前这个无所适从的男人,向前走了一步,Harry的魔杖深深陷入他黑色的西装里,有点疼痛,却让他更加沉溺。
Harry感觉自己的全身在颤抖,无边的恨意叫嚷着让他杀死这个男人,可理智制止他这么做。理智?Harry听到自己内心的魔鬼在嘲笑,你来到这个公司就没有什么理智可言。
他颓然的放下手,不去看Draco眼里的喜悦,使用了移形换影。
Draco看向窗外,他唾弃自己此刻因Harry放下魔杖而欣喜的心情,但又无药可医。毕竟他爱上Harry的时候,早就病入膏肓。
“我回来了。”Harry原本溢满绝望的瞳孔燃起一股病态的希望。“没关系,我每天都会来看你。”Harry哽咽了一下,继续说:“你不用担心,我会为你报仇。”
他低下头亲吻碑铭,瑟瑟发抖的身躯以着奇怪的姿势抱住冰冷的墓碑。像在举行一场奇怪的仪式,又想两个濒临死亡无所依靠的人互相取暖互相爱慕。
雨没有停,但Harry突然感觉不到雨水的洗礼。抬起头来,他看见Hermione为他撑起伞,满目心疼的看着自己。没有在雨伞的庇护下的Ron,目光炯炯的看着墓碑。他红色的头发被雨水润湿,服帖的垂在脸前。
奇怪的静谧。Harry随着寒风瑟瑟发抖。“起来,Harry。”Ron低下头,对着Harry伸出手。
Harry抬起头来,雨水侵湿了眼眶,让他睁不开眼。他迷糊之间看到一只手,不算强壮的手。可这双手无论在何等危难之际也义无反顾的伸向自己,永远站在他身旁并肩作战。
他侧过头,看见Hermione为自己偏转的伞。雨水润湿了褐色的头发,她抿着嘴温柔的对Harry笑。
温暖如冬日暖阳席卷Harry,他无法控制的微笑。握住Ron的手,Harry笑着说:“Ron你又胖了!”
三、罪恶
Harry坐在办公室里,偷懒着看Hermione推荐的《罪恶生涯》。闲适的生活才最适合他。
“我想我应该扣工资了,Potter。”门口传来嘲笑的声音,令Harry不禁皱起眉头。这真是世界上最令人讨厌的声音,Harry想,尽管它被《花花巫师》评为史上最性感的声音。
“对不起,但是先生,你应该先敲门再进来。”Harry合上书,抬起头来尽量与Malfoy目光平视。
Draco耸耸肩,毫不在意:“我只是效仿你昨天的行为。”说罢,他自然的坐在办公桌上,“真是委屈你了,救世主。连个像样的沙发也没有。”
Harry翻了个白眼,也只有你有闲情来为办公室“坐一坐”。
“有什么事?”Harry清了清嗓子,敛去眸子里的厌烦。
当然这细微的小情绪没有逃过Draco的眼睛,他扬起一边嘴角,伸手解开衬衫的前几颗纽扣,露出布满吻痕而性感的锁骨。“我需要道歉,你昨天用魔杖指着你的上司。”
“Er...”Harry发出无奈的沉吟,“我会请你吃饭的。”
“今天。”
Harry捏紧拳头,他以梅林的内裤发售Malfoy一定知道今天是Ron家的聚会。
“今天不行,我要去参加Ron的聚会。”Harry断然拒绝。
“一起去。”Draco脱下西装,白衬衫衬着他因特训而性感强壮的身材,若隐若现的胸肌和人鱼线,让Harry深刻的明白为何如此多的女孩为他疯狂。
那又怎么样。Harry目光流转,收回打量的视线。“我可不想你带着个性感女郎,把好好的聚会变成情欲派对。”
Draco挑挑眉,漫不经心的向Harry靠近:“我只带你。”
Harry叹了口气,决定不再想法子变相拒绝Draco了:“我拒绝。”
Draco也不生气,他走的Harry的椅子后面,双手随意的搭在椅背上。Draco的手很修长,恰好可以碰到坐在位置上的Harry的腰。他感觉到Harry微不可查的颤抖了一下,真是个敏感的小妖精,Draco好笑的说:“那你告诉我昨天为何会发火?”
......
回答他的是长时间的沉默。在Draco以为Harry已经不会回答时,他听见Harry说:“走吧,晚上我会来找你。”
Harry给Hermione发了个急报,他对自己的计划闭口不谈,只是提到了Malfoy会来参加聚会。
Hermione本就很善解人意。她的回信这样写道:
Dear Harry,
我想你带Malfoy参加应该是有原因的吧,我能理解,也尝试去说服Ron平静。经过几个小时的安慰,Ron也终于表示理解,毕竟Malfoy是你的顶头Boss。
PS:你拜托我找的那位画师,我今天见到他了。听了你的故事,他愿意花上一周的时间为你画一幅画。
下个星期,我会带你去的。
Harry拍拍脸,把自己从期待里拉回来,真的迫不及待想拿回那幅画。
晚上。
Harry刚走到公司门口,只觉得一股邪风刮来。
红色的保时捷超速的行驶拐弯,黑色的轮胎在柏油路上划下轻微的痕迹。身穿墨蓝色西装的男子带着黑色的墨镜,单手开车,另一只手垂在窗外。任风吹乱他的铂金秀发。他没有正式的穿这款昂贵的西装,领口微张,黑色的裤脚被挽成九分,露出白皙的脚腕。配上黑色的皮鞋,很好的演绎出斯文败类的形象。
反观Harry,他穿得很普通,驼色的大衣和黑色的西裤,衬衫扣好了所有纽扣,只露出性感白色的脖颈。中规中矩中又透出疏离。
在女人的尖叫声中,Draco走下车。看着平常打扮的Harry,他扬起一边嘴角,侧倚在床头。
“什么时候,Malfoy也会使用muggle的东西了?”Harry觉得没由来的怒火攻心,没有丝毫被惊艳的感觉。是吧,Malfoy过得越好,他就越愤怒。
“并不,这车有改良的成分。you can try,随时。而且我可不想再用那肮脏的飞路粉。”Draco转身为Harry打开车门,屈身做了一个请的动作。
“这车又不属于我。”Harry无视周围的舆论声,抑制住情绪的流露。他走近车里,轻点头对Draco的绅士礼仪表达感谢。
“如果你想,我大可以送给你。”因为你早晚也会属于我。Draco耸耸肩,走到另一边。也不打开车门,就单手撑着,翻身进了车里。
行云流水的动作确实很漂亮,Harry想,要是是女孩他或许也会爱上Malfoy。但是他并不是,可惜她却是。想到这里,Harry慌忙低下头去,掩住眸子里的悲伤。
察觉到Harry奇怪的情绪,Draco轻笑,俯身靠近Harry。
温润的气息打在Harry脸上,此时此刻,他很想打Malfoy一拳,但他没有那么做。Harry只是不自在的移开脸,质问道:“干什么。”Harry察觉到自己语气的颤抖,他暗骂自己,果然还是那么软弱。
“帮你你系安全带而已。”相比Harry,Draco的声音要平稳很多。也许只有他自己知道,他弯下身时,脖颈不小心触碰到Harry的唇时内心深处的颤抖叫嚣。
车缓缓向目的地驶去,Harry感觉紧张扼住了他的喉咙....
———————TBC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微博:桔桔昕

评论(5)

热度(22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