從前人們望著遼遠的海,
便說上帝。

驱逐(小短文,HE)

关于我的其他文字
罪恶生涯:http://bolin712.lofter.com/post/1e94c03d_dc79041
他不爱我:http://bolin712.lofter.com/post/1e94c03d_d83f371
饭后甜点:http://bolin712.lofter.com/post/1e94c03d_da68068
下面正文
新建的Malfoy庄园坐落在格伦比的正西方。称之为纯血天堂的格伦比如今狼狈杂乱,战争后,早已不见奢侈,金碧辉煌的宫殿垮塌,像风烛残年的老者苟延残喘。
所有行为有所悔改的食死徒都被驱逐到这里。这是伟大的救世主的决定。
“总比阿兹卡班好。”Draco扬起一边嘴角,淡漠的看着家养小精灵收拾行李。
“少爷,您的信是否需要打包?”
信?Draco舔舔嘴角,似乎被唤起了什么美好的回忆。他眯着眼睛,打量家养小精灵手中一沓羊皮纸信件。“当然。”
Draco记得不过是一年前的事情。
Malfoy庄园里,Draco坐在阳台上借着夜光给Harry写信。那封信的内容他记不太清了,好像是一些有关食死徒的情报。可能是自己文字里无意间流露出了绝望,Harry的回信比以往更长。
有一段话Draco如今也记得清晰:亲爱的白鼬不要绝望,战争就快结束了,希望总要来到。我们的未来还很长,不要着急给世界下定论,毕竟我们还有足够的时间去改变它。
Draco忍不住笑出声,想着Harry以那严肃又可爱的表情写这封回信,Draco总会不由自主的笑起来。那时候的他不知道,在他以后的路途中这句话将给他无限希望。
“少爷,已经收拾好了。”小精灵轻声打断Draco的回忆,抬起头发现它的少主人眼睛里的柔软一点点泯灭。是不是什么地方出了差错。小精灵害怕受到惩罚。
“母亲呢?父亲呢?”Draco没有责怪小精灵的意思,他只是侧过头去看窗外的景色。已经是黄昏了,夕阳的裙摆懒懒的搭在青山上,世界的尽头包裹着最后一缕阳光,想让世界悉数黑暗。
“已经先行一步了,少爷只差您了。”
Draco叹了口气,理好西装领口。经过一片沉默后,Draco走向门口,吩咐小精灵说:“还是把信留下吧。”
Draco顺着回忆的指点,他来到了庄园的草坪。
这里是整个Malfoy庄园里Draco最爱的风景。那时候,他和Harry一起躺在软软的草坪上晒太阳。Harry总是爱枕着他的手臂,眯着眼享受阳光的洗礼。有时候这只小懒猫会睡着,发出轻微的呼噜声。Draco总会侧过脸,褪下标志的假笑,目光浓情的看着他的救世主。这个时候Draco总会想很多,想着今天晚餐和Harry吃什么才好,晚上做爱用什么姿势。特别奇怪的是,Draco还会害怕。害怕只不过一眨眼他的Harry就会不见,或者他被Voldemort一招死咒击中,不再醒来。每想到这里,Draco总会抑制不住的颤抖,他什么也做不了,他只能抱紧Harry。
当然也有不美好的地方,例如说:他的手臂会因此酸痛一天,而且Harry睡觉会流口水,打湿他昂贵的西装!回忆结束)
Draco感觉脚底一阵疼痛,低下头,发现草坪里有一个金色的飞贼。他伸手捡起来,发现这是他送给Harry的生日礼物——一个刻有“DH”的金色飞贼。Draco轻笑着,他记得Harry因为弄丢了这个礼物,还自责了好久。“你没有弄丢它,圣人Potter不用愧疚。”Draco低下头,亲吻这个金色飞贼。
“少爷,是时候了。”
Draco点点头,拿出魔杖正准备幻影移形。他脑子反复回放着跟Harry的最后一次见面。Harry红了眼眶,把头枕在Draco的肩膀上。他抽噎着,语句含糊不清:“Draco对不起,对不起,我尽力了。你不能和我呆在一起,他们要惩罚你。你承受不了他们的谩骂和嘲笑,你那么骄傲。我已经尽力,和你相同处境的巫师不用去阿兹卡班,你们可以好好呆在格伦比。对不起,对不起...”
Draco感觉自己的衬衫湿润了,自己的心随着Harry满口的对不起而揉在一起。他用尽毕生的力气,捧起Harry的脸,逼迫他与自己对视。他看见他最爱的湖绿色的瞳孔此时溢满了绝望、悲痛。他情不自禁的吻上去,接触到的是温暖的泪水。Draco觉得自己该露出以往的假笑,可是他似乎做不到。他用舌头舔去Harry的泪水,努力让自己不再颤抖。他觉得自己声音一定沙哑的可怕:“听着,Potter。我不需要你的怜悯,我会过得很好。你大可不必为此哭泣。”
Draco定定心神,不让自己的泪水流出:“幻影....”
.......
“除你武器!”Draco听见背后传来一声怒吼:“Fucking you,Malfoy!你连我的信都不带走?!”
微博:桔桔昕

评论(7)

热度(48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