從前人們望著遼遠的海,
便說上帝。

霍乱时期的爱情(双结尾he and be)

其实这一篇类似于罪恶生涯的战中篇。
特别鸣谢@我就是这么一个帅气的反派 的意见。
@吃货中的腐妹子 @Sylvia @Ada的叶子 @おおとり @hyy_eong 

南方的战乱已平。
Harry轻舔嘴唇,修长的手指有节奏敲击着桌面。“啧,真是狼狈。”他微微侧头,嘴角上扬,墨绿色的眼睛漫不经心的打量面前的Pancy。
Pancy知道她如今很狼狈,黑色的头发没有规则的散乱,脱地的长袍沾染了不少凝土。她笑得很苦涩:“Potter,算我求求你,只有你能救Draco。”
Harry没有回答她,他只是转过头去,微笑的看着匆忙跑进来的Hermione。
“对不起,Harry。魔法部的人无能,竟让食死徒闯进来。”Hermione理理自己被风吹乱的头发,迅速的拿出自己的魔杖。
Harry轻轻摆摆手,示意Hermione稍安勿躁。“嗯?什么叫只有我能救Malfoy了?”
Pancy眼睛亮了亮,稳住心神,她深吸一口气:“Draco现在格伦比。他喝了欧加,如今....”Pancy咽了咽口水,努力使自己不因绝望颤抖:“如今已经残废了...”
“欧加?那可是禁药。”Hermione皱着眉,低头对Harry解释道:“欧加,绝对的禁药。虽然能带给人美妙的幻想,但对人体十分有害。”
Harry饶有兴趣的笑了笑,身子顺着惯性向后仰,眯着眼睛说:“哦?食死徒的幻想会是什么?Voldemort的胜利?”
Pancy摇摇头,她不敢与Harry平视。那双碧绿的眼睛有着穿透人心的力量。“我不知道,Draco从未说过。”
“哈哈,今天有好戏看吗?”Ron推门进来。他身着黑色西装,红色的头发梳得一丝不乱。“hey,mione!”
Pancy有些恶心。虽然Weasley的着装有所改进,但他拍Granger肩膀的粗鲁行为实在令人作呕。
Harry微笑着,Pancy的情绪他尽收眼底。“似乎Parkinson女士对我们的交往方式很有意见?”
“没有没有...不是这样的。”Pancy暗自捏紧拳头,有些慌乱,她记得现在她是有求于人的。
“Slytherin向来与Gryffindor不同。”Ron自然的坐在最近的沙发,惬意的将头靠在软软的棉花里。
“那么,你是说Malfoy需要我的帮助?”Harry挑挑眉,选择直入主题。
Pancy很高兴Harry没有过分纠缠这个让人不舒服的话题,而选择回到关键。“你跟去一个地方你就会知道的...这个我无法一下子说清楚。”
“嗤...”Harry发出一声嘲笑,他从抽屉里拿出几颗糖,手一转悉数扔给了Ron。整个动作,漫不经心中透着轻微的优雅气息。Hermione接过话头,谢绝了Harry递给她的糖:“Parkinson女士,你知道你现在很可笑吗?你在劝魔法部部长相信一个食死徒。且不说清楚原因,请求他去见另一个食死徒。”
Pancy满脸窘迫,她绿色的长袍在白地上留下淡淡的泥土的痕迹。可她早已顾不上这些了,Pancy抑制住自己流眼泪的冲动:“求你了,Potter。我没有要害你的意思,求你跟我去见见Draco吧。你可以带很多傲罗跟着你,那都没关系,只要你能去看他。”
“你很爱他。”Harry没有回答她,说了一句不着边际的话。可这一句却激得Pancy一抖,她闭上双眼,似乎像认命一样点点头。
Ron感觉自己口中的糖逐渐化成一滩糖水,他认为心中也许也糊上一层糖纸:“哎,我还没有见过哪个Slytherin有这样求过人。你跟她去吧,Harry。”
哦,感谢梅林。我对我刚才对Weasley的不敬情绪道歉。Pancy在看到Harry点头后止不住兴奋的颤抖,她黑色的头发随着她的动作轻微抖动,洋溢着清晰却不恰当的快乐。

说实话,Harry看到Draco的样子,他是很惊讶的。像有人将他的心揉成一团,疼得厉害。Harry闭上眼,不让不合时宜的情绪流露。
“Draco。”Pancy站在Draco旁边,轻声唤道。
Draco现在没有一个Malfoy该有的样子。他侧倚在窗前,金发虽没有Pancy那么散乱,但疏于打理的发丝松松垮垮的搭在男人眼前。黑色的西装依旧昂贵,却多了些褶皱。惨白着一张脸,长年不断的超乎体能的战争使他显得瘦弱不堪。
Draco没有说话。显然没有意识到自己所处的境地。他只是微扬头,算是回答了。细碎的阳光不愿照亮阴暗,它只回报虔诚崇尚它的人。
“残废?”Harry觉得讽刺。只觉得口干舌燥,他脱下黑色的长袍,露出灰色的毛衣。
原本静靠在窗台的Draco猛的睁开眼,瘦弱的身子震惊的轻微一颤。
Harry抬起头,看见一双灰蓝色的眼睛。像绝望的海,又像没有灵魂的天空,美好的悲痛。Harry看不懂情绪逐渐溢满着绝色的瞳孔,放大叫嚣。
“对不起,我骗了你。我只是想...”Pancy小心翼翼的看着Harry,害怕他就此离开。
“你干了什么?”Draco不耐烦的打断Pancy。语气虽努力平静,但轻微的颤声依旧出卖了他。
Pancy知道Draco在跟自己说话,即使他的目光从未离开Harry:“我只是想你不要再这样颓废下去了!你知不知道我有多担心你?”Pancy意识到有温热的液体从脸上滑过,她哭了。
Harry饶有兴趣的看着Draco因气愤而颤抖的样子,他手轻轻摩擦自己瘦削的下巴,似乎一副看戏的样子。
Draco很快镇定下来,他站直身子,收拾好杂乱的心情,露出属于Malfoy的微笑。他行了个绅士礼:“好久不见,圣人Potter。”
Harry冷漠的看着这套Malfoy式的礼仪,他微微点头,表示回应:“好久不见。听说你喝了欧加。”(对就是肯定句!)
Draco侧过头,皱着眉头扫了一眼Pancy:“嗯。”
“为什么?”Harry笑了笑,狭义的目光没有锁定在Malfoy身上。
Draco嘲讽的笑了笑,他拉上窗帘,使所有人都重新回到黑暗中:“Pancy没有告诉你吗,为了所谓的幻想。”
只有Draco自己知道,黑暗能使他镇静,不至于在Harry湖绿色的眼睛中迷了心窍。
Harry挑挑眉,不可置否。
“可否请Weasley夫妇出去?我想你们两个人会聊得更开。”Pancy对着Harry,微笑着提议。
“别得寸进尺!”Ron抗议道。
“收了Malfoy的魔杖我们再出去。”Hermione想了想说道。
这句相当于默认的话让Pancy眼前一亮,她急急忙忙的从床头柜里拿出用杉木盒装着的魔杖,动作敏捷迅速,似乎害怕Hermione马上就会反悔一样。
“该死,Pancy停下。”Draco皱着眉,抓住Pancy的手。真的无法忍受这样的侮辱。他蓝灰色的眼睛翻滚着怒气,映得他像极了一个吸毒过度的瘾君子。
“Draco...”Pancy想要挣脱。
“把魔杖还给他吧,Parkinson女士。我有自己做主的权利。”Harry挑挑眉,打断这场闹剧。他转过头去,对着担忧的Weasley夫妇点点头。
“放下Malfoy的魔杖,请跟我来,Parkinson女士。”Hermione侧身走出房间。

“救世主想问些什么呢?”Draco坐到椅子上,玩味的看着Harry。完全看不出一点服用欧加的痕迹。
“我以为你知道。”Harry也不恼,只是轻轻抚摸手指上的戒指。戒指是Ginny送给他的,样式很普通,清一色的银色,唯一的亮点是尾端刻着的HG。
“我不需要你的怜悯,把你那圣人情绪带给别人吧。”Draco瞪大眼睛,手指紧紧的抓住椅子扶手,深深的在棕色皮革上刻下几个手指印。他嘲讽的笑着,不近人情。
“我并不是怜悯你。真可笑。”Harry顿了顿,他意识到自己语气的颤抖。压抑住即将爆发的情绪,Harry接着说:“想知道为什么吗?我为什么要来这里?”
Draco抖了抖,感觉到从头到脚的寒意。他的声音沙哑的可怕:“为什么?因为愧疚?你杀了我父亲。”
Draco听见Harry放声大笑,笑声不及心底,冷得彻底。
“他杀了我唯一的亲人,我的教父。”Harry倚在窗前,像刚才Draco那样闭目养神:“你起码还有母亲,那天晚上我什么都没有了。”
Draco不知道该说什么,只好让无边的沉默吞噬两人。
“因为爱,Malfoy。我他妈的爱你。”
Draco感觉唇上一片湿润。Harry吻住了他。
绝望的吻。Draco站起身来,挽住了Harry的腰。加深了这个吻,两舌交缠,交换彼此悲痛的呼吸。
Draco的手沿着Harry的背向上抚摸。Harry的背很瘦弱,是长期营养不良的表现。他不由的抱紧了Harry,这么瘦削的人是怎么扛起救世主的责任,指挥一场又一场残酷的战争。
感觉Harry有些喘不过气来,Draco才放开怀中的格兰芬多。“我也爱你。”Draco慢慢理好Harry凌乱的发梢,有些自言自语的说道。他感觉怀中的人抖了抖,似乎对这个回答有些猝不及防。
“我给过你选择,Draco。”Harry把头埋在Draco的肩膀上,呼出的气息悉数打在对方的锁骨。
Draco挑挑眉,浓情的目光锁定着Harry。
“你在Voldemort和我之间,你选择了前者。”
感受到怀中人的颤抖,Draco加紧了怀抱:“我没得选,Harry。跟从你,就要用我父母的生命来交换。”Draco顿了顿,接着说:“我也给过你选择,我愿意为你冒着这个众叛亲离的危险。但你没有选择我。”
“什么时候?”Harry有些惊讶,声音有些颤抖。
“那一天,我做完任务来找你。你却什么也没问,只是甩给我几个阿瓦达索命。”
“哦。”Harry挣脱Draco的怀抱,站直身子,与Draco的目光平视。
Draco发现他迷恋的绿色眼睛,此刻充满了恨意,绝望还有残存的爱情。
“在那天的前一周,你杀了Ginny。你为Voldemort制作的那次爆破杀死了她。我找了三天三夜,连一个完尸都没有。我只找到这个。”Harry伸出自己的双手,他的左右手都带着一颗戒指。一模一样的戒指。“一颗属于我,一颗属于她。”
Draco在也止不住的颤抖起来,他感觉冷意裹挟着他,让他无法看清,世界顿时食之无味。
“我很爱Ginny,是她一直陪伴我给我希望,在我最无助的时候,给我肩膀依靠。我也很爱你,Malfoy。但你没有权利被我原谅,你做了太多坏事了,早已满盘皆输了。”Harry穿上外套,侧过头不去看Draco绝望的眼神。他语气带着哭腔,眼眶早已发红,颤抖不已:“别再喝欧加了。”
Harry在走出房间时,他听见了Draco说:“欧加可以让我看到你。”
Harry踉跄了一下。



走错片场的带刀HE!
Draco揉了揉太阳穴,将瓶中的欧加悉数喝下。真是可怜,落魄到如此的境地。地狱般的生活让他看不到希望,于是任由自己在梦中沉沦。Harry不会救赎自己的想法在Draco心中绝望的叫嚣。
即使是救世主也没有力量在深渊中与他拥抱。
Draco写下了无数封有关食死徒情报的信,却从来没有回音。但从魔法部的行动来看,他的信又得到了重视。
“战争快要结束了。”Draco已经醉了,他倚在墙上,无助的颤抖,双眼铺满荆棘般的灰暗。
“Draco求求你,不要喝了....”Pancy站在旁边,张开自己瘦弱的双臂拥抱Draco,妄图用自己仅存的热度温暖他。
Draco没有理睬Pancy,他早已沉寂在自己的幻想中了。
梦中的画面清晰的可怕。Harry身穿白色的毛衣,在寒冷的早晨缩着脖子走路。他的头发依旧乱糟糟的,配上他惨白的脸却意外的和谐。他的圆框眼镜因为呼出的气而蒙上一层白雾。
他在笑。Draco看见。Draco看见Harry正冲着自己笑。不是以往讽刺的笑,而是以前他对Hermione对Ron那般真诚的笑。他嘴角上扬到一个完美的弧度,头发因为他的动作而一抖一抖。“Hey,Draco!”
梦境在此戛然而止,Draco再睁开眼,眼前只不过是简陋的房子罢了,哪有他爱得痴迷的Harry。哪有?只有绝望,只有痛苦。
Draco舔舔干涩的嘴唇,回味着Harry的笑容。欧加的迷幻逐渐冲击他的大脑,或许已经分不清什么真假。但他并不因此恐惧,还有什么可怕的呢?他不是早就一无所有了。
Draco声音沙哑的可怕:“Pancy,我们去阿兹卡班吧。”
战后。
Harry皱着眉,看着躺在床上一动不动的Draco。他只穿了一件单薄的衬衫,战争留下的伤疤显而易见。
“他这样多久了?”Harry清清嗓子,转过头对着Pancy问道。
“差不多几个月了。以往这种状态只会持续三四个小时,现在已经6小时了。”Pancy已经哭了,她的泪水打在肮脏的木地板上。
“Hermione,我想知道欧加的副作用到底是什么?”Harry点点头,用眼神示意Ron递给Pancy餐巾纸。
“我记得应该是因人而异的。或许残废,或许一辈子沉浸在自己的幻想中不在醒来。”Hermione声音很清冷,却有些颤抖。
Pancy终于忍不住,她一下子坐在地上,双眼无助的看向Harry。她张开嘴,似乎想说什么,却没有声音。
Harry别过脸,不愿意看到Pancy绝望的表情。“你们都出去吧,我来想办法。”
Pancy被扶出去后,一时拉住Hermione问道:“他会救Draco 吗?”
Hermione笑了笑,安慰道:“我保证。无论Draco如何,Harry一定会竭尽全力救他。况且,Malfoy近几年也有所悔改。”
“为什么?”Ron有些不解。
“他爱他。战争的磨砺,只会让他看清自己的内心。”
房间内。
Harry坐在床的边缘,静静的看着躺在床上的Draco。
这是两个人见面第一次难得的安静,虽然其中一个人生死不明。
Harry用手轻轻抚摸Draco的脸。Draco的脸很干涩,是长期睡眠不足的体现。Harry心中紧了紧,却没有停下手中的动作,用手描绘着Draco精致的面孔。
手停在眼睛上。那是一双怎么样的眼睛呢?蓝灰色的?嘲讽的?绝望的?Harry不清楚,他只知道这双眼睛带给他无数希望。
手停在嘴唇上。那张刻薄嘴,说出的话总是讽刺的言语,或者是幼稚的嘲笑。
Harry觉得自己已经有流泪的冲动了。多久了?没有如此安静的看着所爱之人。即使他胆小懦弱,狠毒自私。
是吧,爱上这样一个人,真是讽刺的可怜。
“Draco,醒来。”Harry轻声唤道。这一声包含了六年的思恋,恨意还有爱情。“Draco醒来。”
梦中的Draco走在无边的黑暗中。他看不清前方的路,不知道何去何从。他不敢前进,害怕未知,害怕摔倒,便再也站不起来了。
Draco总是那么谨慎,或者说胆小?他不敢放心睡觉,不敢在深夜里痛哭,他怕别人发现了他的脆弱,再给他致命一击。害怕有人掀穿他的自以为的不在乎;害怕无人救赎他让他独自一人沉浸在黑暗中。
所以他迷上了欧加。它带给他美妙的梦境,他可以在梦中为所欲为。他可以吻住他的救世主,可以和Harry相拥入眠。那都是他在现实中连想都不敢想的,但它们在梦中都逐一实现了。
“Draco,醒来。”
Draco听见有人在唤他的名字,那样的动听那样的生机。他抬起头,发现黑暗正一片片的坠落消亡。他看到了许久未见的太阳。阳光暖暖的洒在Draco的身上,赐予他新的希望。
他听见自己嘲讽却又兴奋的声音:“吵死了,圣人Potter。”

玻璃心的宝宝就此停下,下面是疯狂大刀式BE!
Draco很清楚自己如今的处境,他现在被无数名食死徒用魔杖指着。
在他给Potter发有关食死徒的情报时,他就想到这个结果。这个悲伤却不是最坏的结果。他闭上眼,发出绝望的笑声:“来啊。”
Draco感觉几束光汇集在一起,将全部打在他的身上。他放弃的无谓的挣扎,反倒很放松的站在来,背挺得笔直,就像个即将加冕为王的胜者。其实,那一刻,他想到了Potter。不是梦境中那个温柔调皮的Potter,而是那天绝望的吻住自己的男孩。那个吻,Draco记得清晰。因为那是他浑浑噩噩一生中最宝贵的回忆,哪怕一丝甜蜜Draco也不会忘记,他要把只属于自己的温暖带到坟墓里,相伴一生。
他感觉时间已经差不多了。Draco没有允许自己流泪,这不是什么悲伤的时刻,因为他将保留一份最美的记忆,与这份记忆长眠不醒。不在受战争的摧残,不在因为思念而痛苦,不在备受欧加的折磨,这代表他的解脱,真正意义上的升华。
直到,他感觉一束温暖包裹自己。
Draco慌忙睁开眼,他看见一个瘦弱的男人。他身穿黑色长袍,他的头发依旧乱糟糟的,而他留给自己的是绝望的背影。
“不!!!”在看到所有光都聚集在Harry身上事,Draco终于忍不住了,他跪坐在地上,无能为力。像一个脆弱的男孩,一样低低抽泣。在这个被隔绝的保护膜中,他什么也做不了,他只能看见眼前的男孩一点点倒下,逐渐没了生机。从头到脚的冰冷,Draco放声大哭,撕心裂肺的吼叫让无数的食死徒都为之一振。
那是多么绝望的声音,只有绝望只有痛苦。
Draco张开嘴吼叫着,直到他的喉咙干涩再也发不出声音。他强忍颤抖,摸出自己的魔杖。
他慢慢的站起来了,他不惧怕任何了,因为他没有希望了。他眼神浑浊,眼泪干涸,没有表情的样子,像极了一个战红眼的士兵“阿瓦达索命...”
战后一年。
《唱唱反调》写道:
今天,Draco·Malfoy庄园中,这个伟大的魔法部部长安静的服用禁药自杀。
下面附上一张照片:
长期服用欧加导致男人面部憔悴,青筋爆出。没有营养的作息,带给男人的是萎靡不振,绝望无息。他安静的躺在床上,手中有一张照片,是Harry的。照片里的Harry正缩着脖子和身旁的Ron说话,他正在笑,嘴角上扬,鼻子随着他放大的笑意而微皱。
而,今天是Harry咱们的救世主的生日。Malfoy选择在这一天自杀所谓寓意匪浅。
记住这个伟大又令人难过的日子——救世主Harry·Potter的生日和魔法部部长Draco·Malfoy的忌日。七月十一日。
第二天,有一位黑发女子在Draco的墓前哭泣:“下辈子我再也不要爱上你。”

评论(19)

热度(37)

  1. 红茶杯与苦咖啡 转载了此文字