從前人們望著遼遠的海,
便說上帝。

Gun in my hand(短文/半甜)

我的其他文字:http://bolin712.lofter.com/post/1e94c03d_df2b12a
@哈密瓜与哈蜜瓜与瓜🍈 @初酒 @我就是这么一个帅气的反派 @吃货中的腐妹子 @Sylvia @Ada的叶子 @おおとり @hyy_eong 
泰戈爾寫道:
長日盡處,我來到你的面前,你將看見我的傷痕,你會知曉我曾受傷,也曾痊癒。
When I stand before thee at the days end thou shalt see my scars and know that I had wounds and also my healing.
——題記
阳光施舍般的洒在碧绿的湖面,橙黄中点缀着星光,把那波涛映得发红,翻滚着叫嚣,又在年岁过长的海石上撞得粉碎,肆意挥洒。
即使是最好的府邸也难逃衰败的厄运。
窸窸窣窣的雨声,清晨的梦幻在滴落中破灭。德拉科站在镜子前,黑色领带松松垮垮的搭在领肩,狭长的手指轻轻抚摸末梢的胡须,英伦风的皮鞋在木板上摩擦发出刺耳的声音。
床上空无一人。被子没有叠好,末端垮落在地上,遮住两双黑色的拖鞋。蜿蜒着的深绿色的墙纸,直至卧室尽头。穷尽你所想之奢侈,台灯映着檀木的地板,除去落地窗的采光极好,有一股淡淡的香水味。深色的衣柜紧挨着一幅画,足有三个人那般大。
画的情调有些不符合卧室的设计——好像是在寒冬,一个男孩带着橘黄条纹的围巾,足以遮住了半张脸,只露出碧绿色的眼睛,藏在老式圆框眼镜里的眸子是格外的迷人,望眼欲穿中仿佛在那片绿色中看见浩瀚的宇宙,神秘的星空,藏在黑洞后的绚烂。男孩的瞳孔因为惊讶而放大,似乎在笑又像是无奈。他的面前站着一位更为高挑的男孩,虽背对着画面,但铂金色的发色,斯莱特林式的装扮,不容置疑是德拉科。他似乎说着什么,像是有点局促,一只手背在背后,紧捏成拳。肩膀轻微的抖动,背却挺得笔直,成体统的马尔福式教养。隐隐约约可以看清楚另一只手中的一封信,邀请函?情书?或许吧,真实大概也只有当事人了解。冬日的暖阳恰好,洋洋洒洒的筑起橙黄的昏沉,留下一缕色彩照在德拉科的头发上,铂金衬橘,别样的风情,温暖如初遇。少年般的稚气,德拉科沐浴在阳光下,在爱情中疯狂。
那时年少,哪知如今的秋凉。
没有人能进德拉科的卧室,他无数的情人只得与他在客房里逍遥,连家养小精灵也只得定时进出整理。马尔福对隐私保护看重足以证明。
德拉科扣好衬衫,看着镜子里显得憔悴的自己,有些恼怒。顺手拿起床柜上的红酒,仰头妄图宿醉而排遣伤痛,红酒顺着他的雕刻般的下巴流向布满吻痕的锁骨,至性感的胸肌,色情的融化在肚挤上。
半瓶红酒下肚,到来的不是醉意,却是越发清醒。德拉科咳嗽几声,回忆再次汹涌,其实已经很久没有想起哈利了,但今天莫名,没有来头,竟开始疯狂的想念起曾经。他单手撑着墙,大口喘气,眉毛皱在一起,难得的脆弱。这样的姿态,是马尔福所严厉禁止,独身一人时,才得以允许舔舐伤口。
浑浑噩噩的下楼,昨夜的风流让他的身子过于疲惫,显得摇摇欲坠。他步子有些不稳,却依旧拒绝小精灵的善意搀扶,他没有懦弱到这点困难也无法克服的地步。
客厅平铺着哈利最喜欢的羊绒地毯,软得让人昏昏欲睡。德拉科嚼着七成熟的上等牛排,却难免有些食之无味。餐桌上习惯性的摆着几颗糖,用极为不搭的精致小盘盛着,红色绿色还有橘色,在此时冷漠的世界里格格不入,显得唐突而令人厌恶。德拉科恼怒的一挥手,盘子发出清脆的响声,碎在一地,不负原样。糖果顺着翻滚,仿佛不愿停止,孤注一掷的往前,最后只落得粉身碎骨。
他抬起头来,灯光晃眼,看不清晰眼前,看不透悲凉。几年前的事情了,得了几天的空闲,他自然不愿去鼓捣令人头疼的魔药。于是当哈利提出去超市采购一些必备的单品,当然回答不会是拒绝。
路过糖果店,哈利来了兴致,也承认是玩心大发。做了个“嘘”的动作,哈利眨眨眼,有些俏皮的说道:“你等等我,我去准备一个惊喜!”德拉科点点头,目光浓情的追随着哈利走近糖果店。
大概有一会儿,哈利才提着一袋糖果慢悠悠的走出来。德拉科笑着揽过他的腰,接过其手中的口袋,说实话,他还真舍不得哈利受一丁点苦,但很不幸他的嘴依旧如此不讨好:“我还以为你沉浸美味不愿出来了。”
哈利笑了笑,悠闲的靠在德拉科身上,闻着其昂贵的古龙香水味,懒懒的开口:“呵呵,我试吃了很多种,挑了一些味道最好的。还有你不许偷看,到家才能打开!到时候,你一定会感动得哭泣的!”
德拉科嘴角抽了抽:“别忘了,你是刷的我的卡。”得到哈式白眼后,他舔舔嘴唇,语气嘲讽:“况且我对你所说的那些糖果不感兴趣。”
“哦,那请你别转溜你那漂亮的眼珠子往袋子里瞅,会成斜眼的。”
回忆在这里戛然而止,德拉科喝了一口水,只觉得仿佛千万把机枪对准心上,不留情面的射击,直至血逆流成河,赞叹出悲伤的情调。他大口喘气着,像是空气稀薄一样,垂死挣扎的单调着吸气吐气。手指甲生生的陷入木质的餐桌里,留下触目惊心的抓痕和血迹斑斑,衬得德拉科的脸越发惨白,没有依靠的废人,可怜透顶。
他不想,也不愿承认,他很想哈利。曾记得哈利每一寸肌肤,每一个动作,现在这些梦境般的回忆却只得徒增思念。他太想他了,每一次静下心来时,眼前只得哈利,再也无法自拔于幻想中。他只得把自己堕落在烟酒中,沉浸在末日的性爱,用快感麻痹自己,眼睁睁的任由自己坠入深渊,无法抗拒。这颗遍体鳞伤的心早已容不下他人,所以他只有哈利,只渴望他,憧憬他。这场无法善终的爱情,他早已孤注一掷,注定要输得一塌糊涂。因为他爱得更早爱得更深,早已确定是爱情的乞求者。他早已经忘怀了马尔福的教养,在爱情里卑微的乞求对方的爱意。其实他所作所为,早已不图回报了,只因为他爱哈利,所以他愿意为他做九死一生的间谍;在最绝望的时候,想着他,再重新获得希望,再次站起来;愿意为他洗清身上所有的污垢,从花丛中抽身而退;用血肉之躯为他铺平道路···
他做好满盘皆输的准备,义无反顾的爱着哈利。只是因为爱着他,德拉科才落得如此的境地……
后悔吗?
当然不。
那段短暂的时光,带给德拉科的是前所未有的感觉。他从没有这么感谢梅林安排的相遇,也从没有如此之幸福。像泡在蜜糖里,甜蜜得冒泡。缘于爱情的交往,彼此依恋,德拉科回忆起以往的时光总是绝望中的快乐。当他抱着哈利时,生命如此的静好,仿佛世界毁灭也不曾分开的一对恋人,在绝望中爱得轰轰烈烈。他想着拥抱爱人的所有,分担他的痛苦,妄图一辈子陪着彼此。暖得像黄昏的奶油,橙黄色的爱意,德拉科颤抖着,只是因为满腔的爱情和幸福,有一个念头:“不枉出生,岁月静好。”
为什么会后悔呢?幸福还来不及吧。他感谢哈利,即使他毫不留情的离开,德拉科也从不后悔,也不愿收回付出的情感,说是懦弱也好,自作多情也罢,在往后惨淡的日子里留给他一段足以回忆一生的记忆。
德拉科依旧能记起他抱住哈利的画面——他把下巴枕在哈利乱蓬蓬的黑发上,从后面环住他,他们两手交握着,用彼此的体温妄图温暖对方。
德拉科闭着眼,享受着哈利身上淡淡的药草香:“有没有觉得这个姿势特别心动?”
哈利笑了笑,侧扬着头,嘴唇轻轻触碰德拉科的下巴:“如果你闭上嘴,或许会更心动。”
德拉科挑挑眉,低下头吻住哈利。
没有情欲的吻,只有爱情。他们嘴唇相碰,德拉科轻笑着品尝哈利口中的糖果味,甜得腻人,又不舍分开。
那是最甜蜜的回忆,不愿忘记,悲哀者总爱回忆,不肯往前看。
站在悬崖前,海风吹拂德拉科铂金色的头发,又激起一波波碧浪。秋日的凉意夹挟着他,蓝灰色的眼睛在黄昏中晦暗不明看不清情绪,只觉得是绝望和最深处的悲痛。
德拉科向前走了一步,只觉得大海离他越来越近....
大海徒然的惊起一片波浪,伴随着刺耳的坠落声,又被浪声盖过。但又一会儿,便恢复原样,波浪依旧叫嚣着.....
城市不因一个人的离去而停止运转,依旧如常般的车水马龙。
德拉科想起哈利对自己说的最后一句话:“对不起,德拉科...对不起,原谅我...我也妄图乞求你的原谅。蹉跎了你小段时光...很抱歉,忘记我吧。我果然不能欺骗自己的内心,我想去找金妮,我还爱她...对不起,德拉科我走了……你别露出那样的眼神,我走了,你要好好的,等着我,我会回来看你的。那么谢谢你一年多的照顾...那么后会有期,再见!”
END

评论(9)

热度(23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