從前人們望著遼遠的海,
便說上帝。

Earned It(HE)

@bibibibibibibi @哈密瓜与哈蜜瓜与瓜🍈 @初酒 @我就是这么一个帅气的反派 @吃货中的腐妹子 @Sylvia @Ada的叶子 @hyy_eong @おおとり 
以前的文字:http://bolin712.lofter.com/post/1e94c03d_e05d959

摔打成片的黑色,城市的灯光连堕落都恰如其分。
“骗子。”
Harry倚在肮脏的泥墙上,低头把玩手中的魔杖。
Draco耸耸肩,不可置否。
四处有鸟鸣。
他歪着头,开始点烟。风太大了,火苗随即熄灭。于是,他放弃了。
“后悔吗?相信我。”
“呵...后悔有用吗?”
Harry向前走了一步,皮鞋发出细微的“噔噔”声。
Draco脸突然凑过来,咫尺间。他蓝灰色的眼睛弥漫着淡淡的的水雾,衬得瞳孔黑暗而冰冷。
“下雨了。”
雨是逐渐下起来的,连绵的声调生机勃勃。
他只是站着,任由雨水湿润他的面孔,又在发丝结成小小的水滴,毫无色调的流过脖颈,最终融化在棉质的衬衫上。
“那么...替我向食死徒问好。”
Harry挑挑眉,Avada Kedavra不偏不倚的打在Draco的正上方,削掉少许金发,混着雨水落在地面。
看着Harry远去的背影,他顺着泥墙滑坐在地。
真冷。
全身夹挟在刺骨的寒冷中,却是越发清晰。

“ChateauLatour,thank you.”
Harry习惯性留了三美元小费,调酒师友好的提醒ChateauLatour后劲很足,不宜贪杯。
又是一杯接一杯,时针来到新的临界点。
他换了姿势,想必有些醉了,灰色的大衣长长的落在地板上,难免沾染了些灰尘。
他眯着打量着舞池,微启唇说着什么。
五彩的灯光相互交映,震耳欲聋的音乐。年轻的巫师在其中肆意宣扬自己的舞姿,交缠着,呻吟着,挥霍着大把时光。
他们永远不知道也不会想到他们所崇拜的救世主——就近在身旁,在潮流的音乐中舞蹈,宣泄。

“又喝酒了吗?”
Hermione递给Harry一杯水。
“很明显?”
Harry揉揉太阳穴,有些疲惫。
“你就差在脸上写'累'字了……”Hermione顿了一下:“你好好休息一下,我帮你请半天假。”
“现在情况...”
“你别管这些!只是今天...交给我和Ron 吧。”
“...好。”

伏身埋在温暖的臂弯里,嗅着家里淡淡的药草味,Harry打开收音机,听着女声机械般的调侃,孤独却肆意蔓延。
孤独只是沉成了河底的柔软温润的细沙,生机勃勃的喧嚣着爱情的痛苦。因为这么多年之后,我们已经明白,如三岛由纪夫的《金阁寺》所言:
“真奇异呀,美,最初诱惑人,征服人,最后又奴役人,摧毁人,就像爱情。”

雨还在下。
Draco旋转着伞柄,水滴向四处飞溅。薄荷糖的味道,混着着灵魂深处的悲伤一点点弥漫。
“叮当...”
铃铛响了。
“欢迎光临!”
Draco点点头,以示回答。
“伞放在门口吧!”
店主是个女孩,一头金色的头发随意披在肩上,眼睛应该是绿色,碧绿得清澈的湖水。
不可否认,她看见Draco时,眼睛一亮。
“想买什么...需要我为你推荐吗?”
Draco的额发有些湿润了,懒懒的搭在眼前,不比往时那般光鲜整洁,却又别有一番韵味,慵懒闲适。蓝灰色的眼睛淡漠,却没有聚焦。
“雕塑。”
“嗯,需要什么样的?”
Draco舔舔嘴唇,目光投向窗外,有些犹豫,也有些笃定。
“Harry·Potter,小的,随身带。”
女孩有些讶异,眼前这个帅气的西装男人实在看不出半点迷恋救世主,相反更像叛逆者。她咽了咽口水,点点头。
“好的,请跟我来。”

“叮当...”
“欢迎光临。”

评论(8)

热度(27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