從前人們望著遼遠的海,
便說上帝。

末世(一)

任务介绍及世界观见 楔子!!!
严重OOC预警。
玛丽苏预警。
连续狗血玛丽苏剧情预警。

邕圣祐调试着杯里混浊的液体,底楼丧尸刺耳的嘶吼,在A区这座高楼的实验室里,没有所谓的人性,试验品如同牲畜一样生活,在漫无边际的黑暗中摇摇欲坠。
在这座监狱里,却建造了赖冠霖,黄旼泫这等异能天赋者,于是得以残忍的余留下来。
新送来的试验品,有几位开发较成功,但自身等级不强,已经被发配到B区做工了。
邕圣祐不可避免的注意到一位男人,姜丹尼尔。他被送来时,不同于其他试验品的狼狈,西装革履,衣冠楚楚。他不像是落难被迫用于实验的穷人,而如同上流社会恭敬的执裁者。
在受过非法的电击,药物反噬,瘫痪,甚至濒临死亡的状况中,姜丹尼尔终是出乎意料的冷静,他的病房从来没有撕心裂肺的喊叫,没有脏秽的骂声,只有安静,和连绵的咳嗽声。
他被誉为试验品的最具潜力开发者,即使几个月过度的开采下,他的异能依旧未能被发现,像潜伏的野兽,随时蓄意待发。
“你在干什么?”姜丹尼尔的声音传来,像迟暮人间的撒旦,冷淡而沙哑。
邕圣祐搅拌着液体,一股烧焦的味道:“这是你需要注射的新药物。”
“它反噬作用很大,可能会让你睡上几天。所以,今天晚餐吃多一点。”
姜丹尼尔显得漫不经心,倚靠在玻璃门上,黑色宽松的衬衫衬得他面色格外苍白:“你们实验室还是一如既往的废物。”
“别这么说,”河成云从背后走来,轻拍姜丹尼尔的肩膀,“这个实验室可是我的重点投资对象。”
姜丹尼尔直起身子,颇为无趣的打量他:“今天怎么没穿你那骚包粉色套装?”
河成云到没有生气,其实他蛮喜欢那件粉色外套的:“也只有你敢怎么跟我说话。
若开发的异能不及我意的话,你的人生恐怕会过早结束。”
河成云虽然个小,但说话总有莫名的威慑力,理所应当能成为A区政府的主心骨。
邕圣祐笑了笑,转身把试剂冻进冷藏柜里。
他深谙这个世界的规则,若这次实验再没有成效,他便会被彻底抛弃。
因为,他早已预料到姜丹尼尔不同常人的身份,所以被指责遗弃的,最终只是他邕圣祐而已。
待所有人离开后,邕圣祐站在冷藏柜前,他逆着光,脸上的表情晦暗不明。他清楚这次的实验成功率不达百分之五十,所以,为了保全自己,他只有违背规则。
他戴上实验的白手套,监控已经提前关闭了,他拿起冷藏室的药物,随手藏在衣兜里。
必需毁了这瓶药。
当晚间,当众打开冷藏室,人们会发现药物失踪。他们只会怪罪偷药的人,定然不会质疑药物的作用效果。
他们会留给他新的日子研究。
以此,他再想办法逃出。
邕圣祐至始至终没有发现最黑暗处,人影浮动。
回到自己的房间,没有阳光,在金属的灯光下,手臂上的青筋明显。
手心燃起烈火,玻璃瓶连带手套一同燃成灰烬。
悄无声息,无影无踪。
黑暗里,姜丹尼尔手指有规律的敲击着桌面。灰暗的眼眸,勾起一抹笑,淡然的看着邕圣祐一系精明而可笑的行为。
晚间,所以人都在,邕圣祐站在冷藏柜旁,手心是一层薄薄的汗。略显单薄的身影,眼里是刻意的笑意,不及眼底。
所有人都在,唯独缺了姜丹尼尔。
过了很久,但人群聒噪起来,邕圣祐一个人站在那,人群的喧闹不属于他,他兀自清净。
为首的河成云,用意念移动着玻璃杯,划过桌子,发出刺耳的声音,表达他此刻极度不满。
人群再次安静下来,邕圣祐抬起头,恰好与门边的人对视。
他如天生的王者,所有人对他俯首称臣。
他低头整理着袖口,修长,骨节分明的手指。黑色的长外套,抵至膝盖,收尾的漫不经心。
阳光勾勒着他脸部的线条,即使在橙黄的光线下,他却似乎从未光明。
错开他的目光,邕圣祐不可否认自己心跳加快。
“祖宗,你终于来了。”河成云首先打破沉默,略带调侃的语气,缓和紧张的空气。
姜丹尼尔没有理他。他径直走向邕圣祐,即使四周目光炯炯,他却义无反顾的走向救赎。
邕圣祐握在柜把手的手微微握紧,有些不知所措。
“我来打开。”他却说了这句话。
他什么也没问,目光轻佻的打在邕圣祐的脸上,露骨的观赏他迷茫而失措的表情。
“嗯。”邕圣祐急忙松开手,侧身为他腾出位置。
他听见自己的心跳声,他认为自己的小把戏已经全被眼前这个男人看穿了。
姜丹尼尔轻笑出声。他毫不费劲,利落的打开冷藏柜。
邕圣祐没有选择去看柜子里,因为他知道里面什么都没有。
直到人群发出惊叹的声音,他才侧目看向柜子,
的确什么都没有。
可,姜丹尼尔手里却拿着一瓶药剂,一瓶干净的蓝色药剂。

评论(1)

热度(19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