從前人們望著遼遠的海,
便說上帝。

末世(三)

务必结合楔子阅读。
重度OOC预警。
玛丽苏预警。



邕圣祐想他认得这张脸,现如今有谁会不识他——朴志训。
这位朴氏家族极为受宠的孙辈,天赋异禀,不过19的年龄,便爬上榜单第五,可谓顺风顺水达到极致。
但在如今,异能崛起的时代,总会有人被替代。
准确来说,朴志训没有生对时候。偏偏朴高管风流,晚来有得一子,也就是朴志训的舅舅,朴佑镇。
这位攻击型异能天才,无论是在异能方面,或者是摄政方面,都高出朴志训一等,分走了其大半的宠爱。
所以不对头是理所当然的。但至今没有闹过什么大麻烦。
朴志训穿着红白相间的衬衫,嘴里叼着棒棒糖,笑得恍若美好。
“快上车,如果你还想活命的话。”朴志训转过头,伸直手,拉长身子,颇有些费力的打开副驾驶的门。
邕圣祐缓过神来,披上外套,便想坐上副驾驶。
“这不是给你开的。”
“嗯?”邕圣祐手刚搭在车门上,腿还未来得及跨上。
“我说,这车门不是给你开的。”朴志训握着手指敲击着方向盘,目光透过后视镜看向邕圣祐。
一阵尴尬的气息。
朴志训咬碎糖的声音,邕圣祐垂下手,尽量使自己自然的转身,再利落的打开后排车门。
“等谁?”邕圣祐坐在后排,挺直着背,低头看向腕表,已经过去了五分钟了。他有些不耐了,拿着手机,抛至空中,又接住,重复着,似乎乐此不疲。
“一会就知道了,”朴志训靠在椅背上,“期待吗?”
“有何期待?”
“咦,你就不好奇究竟是什么人能让我这样一个大人物,开车来等他?”朴志训皱了皱眉,显然不满意他的回答。
“等的是……”
话没说完,车外传来脚步声,邕圣祐住了嘴,抬头看向来者,果然他没猜错。
姜丹尼尔拉开前排的车门,他彼时已经被迫换上蓝白的病号服,外面是一件薄薄的黑大衣。
即使是如此单调的衣裳,却被他衬托得如上流人士追随的潮流,似乎每一寸颜色都恰到好处,衬托他的气质。
坐上车,他转过头来,扬起一抹笑,有些兴味的看向邕圣祐:“你知道,我会活着?”
“不知道,”邕圣祐闪躲他的目光,“我猜的。”
“呵。”姜丹尼尔的嗤笑出声,肆意而恣意。他歪着头,生得棱角分明。右耳打着黑色十字架的耳钉,迎着光,发射在后者的眼中。
“就这么无视我?”朴志训发动车子,在略大的噪音中,开口道。
“哦?你什么时候在这的?”他的理着额前的碎发,语气却没有故作惊讶。
朴志训一时语塞,在车子开出巷子,才骂道:“白眼狼。”
车子一路急行,在A区大道上肆意妄为,却无人阻拦,看来人们都知道这辆车的主人绝非善类。
即使转弯也没有减速,颇有些心惊胆战。邕圣祐揉了揉太阳穴,终于按捺不住自己的疑惑,他微微向副驾驶前倾,问道:“你怎么活下来的?”
姜丹尼尔没有侧头,在后视镜里,他表情慵懒,他的双眸有着雾气,眉眼间皆是恣意。沉浮与共,灯火阑珊时,皆是漠然。病服的领口未开,锁骨分明,喉结因他的开口而滚动:“我开发了异能。”
“什么?”
这句话出自朴志训,眼看着他比自己还惊讶的样子,邕圣祐感觉有些奇怪,甚至是不详,混杂着,让他没有开口。
姜丹尼尔勾起一边嘴角:“移动。”
“什么?”
这句话来自邕圣祐。他感觉脑海有一瞬间的空白,免不了有些失态。他根本无法想象姜丹尼尔竟然会拥有与河成云相同的异能,虽说看似是荣幸的事情,但终究不是攻击型异能,存在很大的弊端。
对于姜丹尼尔的体能来说,邕圣祐以为必定会开发极高的异能,想不到竟如此平平。
这项异能若想练成河成云的程度,免不了花上几年。
朴志训轻笑声打断邕圣祐的思考,带着嘲讽,揶揄的笑声。
姜丹尼尔没有理会他:“我把药剂从血管中移除,所有监控也被移动至死角。”
邕圣祐点点头,对于姜丹尼尔刚开发异能,就足够大幅度的使用,并不惊讶。
看向窗外,似乎是驶向某庄园的路,逐渐没入林中。
“对了,你毁药的计划也太蠢了吧,”朴志训突然开口,“也是,河成云肯定不会跟你说。”
邕圣祐倒也不恼,只是挑挑眉,示意他说下去。
“每个装特殊药剂瓶都会装上灰尘大小的视听器,这可是花了大价钱,不会轻易被你的火烧毁。”
“若,河成云发现药剂不见,便会启动开关。视听器便会发出刺耳的警报声,到时候你就百口莫辩了。”
“若不是姜丹尼尔发现,及时重新换上新的药剂,使河成云不会触动开关,你早就……”
朴志训没有说下去,但邕圣祐知道。
他靠在车窗上,感受着颠簸,只感觉心也翻滚在这野林中。挥散不去的莫名情绪,邕圣祐闭上眼,说:“谢谢。”
姜丹尼尔没有说话,或许他笑了?
邕圣祐让自己沉溺在眼前的黑暗,直到他感受到车的减速。
睁开眼,赫然已经驶入偌大的宫殿中,在柏油路上,身旁的女仆即使隔着车,也鞠躬问好。
看来是在朴氏的庄园了。
露过的喷泉,正是时候,肆意而规整的喷发澄清的水,些许溅在翠绿的草坪上。
车停下来了。
“车不准进去,只得走路咯。”朴志训率先打开车门跳下去。
姜丹尼尔也下了车,他没有走,只是依靠在车头,饶有兴致的看着邕圣祐打开车门。
“需要帮忙吗?”有着笑意。
邕圣祐只感觉眼前的景物朦胧,腿脚发软。他晕车了,很不适宜的感觉头疼,浑身乏力,几乎已经摇摇欲坠。
没等他回答,姜丹尼尔已经走过来,轻轻环住他的腰,微微一带,邕圣祐便跌跌撞撞的跳下车,借力倚在姜丹尼尔的肩膀。
他的嘴唇擦过邕圣祐的额头,冰凉,没有一点温度。沉稳的呼吸打在额前,如风般扫过,留下连线的凉意,宣告这暧昧的距离。
邕圣祐想脱离,却全身无力,动作间,只是像扭捏的推迟。
“这不怪你。”姜丹尼尔微低头,嘴唇贴在他的耳骨上,呼气环绕他的心间,“朴家花木的味道,对于外来异能者有皆身乏力的作用。”
点点头,邕圣祐有些说不出来话,这朴氏可真是警惕的很,倒是苦了他。
知道自己无法,他便换了更舒适的姿势,头发挨着姜丹尼尔的脸。
姜丹尼尔轻笑。
不过为什么这气味对姜丹尼尔没有作用呢,邕圣祐无法深究。

评论(3)

热度(15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