從前人們望著遼遠的海,
便說上帝。

末世(四)

务必结合楔子观看。
重度OOC预警。
重度玛丽苏预警。




“把这个给他吃了。”

身前传来陌生的声音,邕圣祐在姜丹尼尔的怀中看去,这位曾在画像上见过,朴氏的小儿子朴佑镇。

他穿着黑色条纹格衫,天生红色的异发,让他显得如误入的巫师,神秘而充满危险。

姜丹尼尔接过他手中白色的胶囊,微侧低头,将其送进邕圣祐的嘴里。拇指轻轻拂过下巴的轮廓,嘴唇湿润的触感,彼此呼出的热气交织着。

邕圣祐抬起眸来,猝不及防的跌进他的双眸,是浩瀚的星辰,如满天星般闪耀着,他的野心,他的欲望,他的权势。他笑起来,眼角的泪痣,在阳光下金色的睫毛。

吞咽下去,微苦的味道弥散开。药效却很快,能感觉到体能在慢慢恢复。

朴志训没有和自己舅舅打招呼,他们俩只是站在一条线上,却淡漠的如同路人,也许传闻中的不对盘是真的。

在观察中,邕圣祐很意外的发型这两位的状态只是像没有话说,而不是互相讨厌。

渐渐好起来了。

邕圣祐微微点点头,手指扯了扯姜丹尼尔的衣角,示意他已经好了,并没有说话。

姜丹尼尔微微挑眉,终是放开了他。

在他手指脱离的间隙,邕圣祐听见他的低语:“不急,慢慢来。”

只是感觉到他声音的沙哑,和耳朵微红,当时并没有明白他的意思。

“不好了!”一位军官打扮的人匆匆跑来,一脸焦急,凑在朴佑镇的身旁说着什么。

只见朴佑镇的表情越来越低沉,嘴唇抿成一条线,近乎是崩溃的边缘。

“怎么了?”朴志训见军官又急忙离开的样子,有些奇怪的问道,彼时嘴里还叼着红色的糖棍。

朴佑镇却看着姜丹尼尔:“有异能丧尸破坏了朴家边境的围墙,导致近百名丧尸已经全数进入,过不了十五分钟就会沿着路来到庄园。”

面对突如其来的危机,邕圣祐却思维清奇的想着,十五分钟的路程,况且普遍C级丧尸行走速度大于常人,这朴家庄园得有多大?

朴志训显得很轻松,他拿出口中的红棍,挥舞着,颇有些自大的说道:“怕什么,来一个,我wink宝灭一个。”

朴佑镇白了他一眼:“别忘了,你大幅度施展异能,会削减等级。”

邕圣祐皱眉看向一下子被消了气势的朴志训——原来他是异能弱化者,这可在尊贵的血统里不常见的事情。

“我一个人就够了。”一直沉默的姜丹尼尔缓慢开口。

风大了,吹着他的大衣,如吃饱了风的船帆,飘起又落下。身旁的水池倒映着他的下巴,脖颈,线条流畅,精致的五官,睫毛闪烁,像一只精灵,蓝色的。

“不行。”邕圣祐几乎是脱口而出,他拉住欲离开的丹尼尔的手臂。

姜丹尼尔转过头看着他,黑色眸子,有着漂亮的光亮,像童话里美人鱼孤独的坐在岛上思恋她的王子所见的夜晚,繁星闪烁。

此刻正紧盯着自己,带着笑意和宠溺。

“关心我?”像浸满糖蜜一样诱哄的语气,连眉眼也变得颇有些柔和而轻扬,“我很快就回来。”

“等我。”他拂去邕圣祐的手,手指是一如既往的冰冷。

“我陪你。”

邕圣祐刚要开口说,就被朴佑镇抢了先。可料姜丹尼尔竟没有拒绝,也只好闭了嘴不再说什么。

“我先去换衣服,”姜丹尼尔恢复如常淡漠的语气,他挽起袖口,慢条斯理的解开腕表。

“拿好。”刚说完便随手把腕表扔给邕圣祐。

还算邕圣祐反应快,才勉强接住。表带上残余着他轻微的余热,和淡淡的古龙味道。

眼看着姜丹尼尔正一步步走进宫殿,他利落的背影,阳光下的影子拉得颇长。

头发微卷,懒散的搭着,和一尘不染的白鞋。在彼时邕圣祐心里,却犹如眼前人一步步走进亲手建造的坟墓。

毕竟一位刚开发非攻击型异能的人类,怎么可能解决掉近百的丧尸。但如今有了朴佑镇,可能局势会发生打装变,姜丹尼尔存活的希望也大大增加。

邕圣祐庆幸当时自己没有嘴快,以他来说,去战场也不过是徒增烦劳。

“走,看戏去。”朴志训拍拍邕圣祐的肩膀,示意他放宽心。

象征性的点点头。

在他的带领下,没有去想象中的观战台,而是进到了庄园一个很宽敞的房间,单单放了一长条形的木桌,和几把木椅。木桌上镶嵌着书本大小的电脑。

只见朴志训在电脑上按动了几下,在面前的白墙上便投影出一绿油的花园。

“丧尸马上就会抵达,花园足够开阔,他们俩应该会在此处行使异能。”

点点头,邕圣祐坐到木椅上,尽量平复自己紧张而担忧的心境。

终于,只见远方的树木颤抖,呼啸的风声——
丧尸来了。

评论(5)

热度(11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