從前人們望著遼遠的海,
便說上帝。

末世(五)

务必结合楔子食用。
重度OOC预警。
重度玛丽苏预警。
今天开启丧尸副本。

建议配合音乐:welcome to planet urf。

浩浩荡荡的如蝼蚁般移动,簇拥着,它们闻着鲜血的味道,拖着沉重的四肢向前。

几乎能感受到腐臭的味道,和扑面而来的恐惧感。

可似乎并没有异能丧尸,站在上帝视角的邕圣祐,只能辨别出大群的C级丧尸。有些疑惑,他认为这次遇袭并不简单。与朴志训对立一眼,彼此心知肚明,紧盯在投影上。

终于,在丧尸大部队抵达花园中心时,一股极大的异能冲击使它们停下脚步。

真正的天赋者降临了。

姜丹尼尔换上黑色宽松的T袖,懒散的活动着手腕,似乎感觉到邕圣祐的注视,抬起头来对着天空上的跳蚤监控,微微一笑,刻入骨髓的骄傲和恣意,举手投足都是与生俱来的贵气。

邕圣祐确信心底的想法,姜丹尼尔绝非试验品那般简单,他的身份远比朴家子弟,甚至是河成云还要尊贵。他真的只是移动异能吗?

投影唯一的缺点便是没有声音。

只见朴佑镇说着什么,而姜丹尼尔手指轻揉后颈,没有回话。

他们甚至张狂到没有带武器。

2VS100的比赛,似乎两人自信得可怕。面对距离不足10米的丧尸,面色淡然,就像玩一场游戏。

朴佑镇对着镜头比了个V,示意比赛的开始。

玩笑话。

朴佑镇退到姜丹尼尔身后,戴上卫衣的帽子,只见他的手背以肉眼可见的攀上藤蔓般痕迹的纹路,蔓延至脖颈,像古书里的咒语。

他略微踉跄一下,手心升起黑紫色的火焰,燃烧着,扭曲的倒映着他紧闭的双眸。

这是腐蚀液体化的形状。

突然他睁开眼睛,黑得发亮的瞳仁。笑了,露出尖尖的虎牙。

手中的火焰迅速绽开,变幻为精美的黑长鞭,鞭尖闪烁着微弱的紫色光芒,想来这便是著名的腐蚀之鞭,用于固体化腐蚀异能。

朴佑镇手一挥,长鞭便迅速擦着姜丹尼尔的脸颊打向最近的丧尸。

面色波澜不惊,目光淡淡的看向瞬间腐蚀为绿色熔浆的丧尸,姜丹尼尔没有动作,只是任风裹挟着他,黑发卷起。

朴佑镇迅速投入战斗,鞭子挥过的之地,瞬间腐蚀的毫无生命气息。

这便是榜单第三的实力。

邕圣祐算是见识到了,他的注意力又集中在毫无动作的男人上。

风大了。

姜丹尼尔站在那,抬起手,只见一旁水池里的水不断涌起,形成巨大的水墙。

随他手一摆,迅速化为水柱,直插身前张牙舞爪的丧尸的头部,顺在极大的力量,丧尸倒在地上,没了动作。

水溅满丧尸的残体,它腐烂的脑中间有拳头大小的空洞,水柱直直从他的头部穿过,不留余力。

又迅速化成水柱,在空中蓄势待发,等待主人的命令。

这边,

邕圣祐惊得从椅子上站起来,他手撑着桌子,皱眉看着姜丹尼尔游刃有余的运用水系异能。

他又开发了异能?双异能?

他如何能短时间的掌握如此强大的异能?

他为什么不告诉自己的第二个异能?

一连串的问题无法解释,他单以为自己亲眼所见的奇迹,一点点打破这个世界的规则。

邕圣祐静下心来,转头看向一旁的朴志训。

相反的,他似乎早已料到,格外冷静。

如此平淡?邕圣祐心下有些疑惑,朴志训的异能也是控水,无论如何,见到相同的异能者,不该表现如此。

“命令下去,为喷泉注入大量的静水。”朴志训的声音没有丝毫起伏,目光依旧停留在投影上,像是思考着什么。

邕圣祐得不到任何信息,也只得侧过头,继续观战。

不出三分钟,两人已经解决了小半丧尸,而似乎他们还有大部分体能未消耗。

姜丹尼尔控水,负责远处的丧尸。朴佑镇腐蚀,处理近处。两人配合的天衣无缝。

邕圣祐眼里只有姜丹尼尔。

他站在那,微喘着气,挺直着背,随意撩拨眼前的碎发。他垂下眸,墨如深渊的隐藏。气旋涌动,至始至终没有表情,冷漠而毫无人情。

在常人面前,玩世不恭,漫不经心。

与战场上的腥风血雨彻底融合。

他脸上被染上绿色的血液,蜻蜓点水的挑拨在脸颊上,甚至是嘴角,为他轻薄平添一般暴戾。

他看着眼前的丧尸,一闪而过的兴味。

水,意念移动,两种毫无关联的异能融合在这个男人身上,而邕圣祐却认为绝不会如此简单。

终于,在水柱击向,长鞭同时挥向最后一个丧尸,战场终于结束了。

遍地是丧尸的残体,发出腐臭的味道。绿色的浆液和水混杂在一块,被草地吸收。狼狈不堪,丑陋的一切,唯独两个自立为王的少年。

朴佑镇抚摸着长鞭,逐渐消失,连同身上的纹路。他摘下帽子,摸了一把脸上的血浆。

姜丹尼尔微垂着眼,黑眼圈淡了些,脸是雕刻般的精致,面无表情,眉毛微挑,黑的色调与沉闷。

无领T袖,恰好露出锁骨。有着细密的疤痕,魅惑着的线条。

他踩过丧尸的手臂,手指发酸,一步一步走近监控的视野,像被拥立的王,周遭都是他的子民。

他对着监控说,又似乎对着邕圣祐说,眼睛如沾染凡尘的坠落,清亮之间混沌不堪,

他说:“我赢了。”

评论(4)

热度(13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