從前人們望著遼遠的海,
便說上帝。

末世(六)

重度OOC预警
重度玛丽苏预警
务必结合楔子食用




投影里的男人把情绪拿捏得恰到好处,自傲而肆意。

突然放大的画面,他睫毛微微颤动着,若隐若现的梨涡,很深的黑眼圈,仿佛墨黑色的眼影。

邕圣祐别过头,如浆糊一般粘稠的心情,他手拖着下巴,脑海里飞快闪过一个画面,快到他几乎无法清楚意识。

画面里,被魔蚀的朴佑镇不经意间,鞭子碰到了姜丹尼尔的手臂。

但奇怪的是,手臂却毫无腐烂的痕迹,甚至姜丹尼尔的动作也未被打乱。

无法确定真实性。

事件突然,并且奇异。

邕圣祐连自己的记忆也不确信,只得压在心里,默以为是眼花导致。

朴志训关上投影,站起来。他表情有些奇怪,谈不上欢愉,却带有独特的兴奋感,像吸毒过度的瘾君子。

“怎么了?”

“我刚刚看到……”朴志训语气略微颤抖,

“A级丧尸了。”

此话一出,在场的所有人都倒吸一口冷气。

A级丧尸什么概念?

正常五百个C级丧尸发挥最大,才抵得上一个A级。

若其极具攻击性的异能,甚至可以对抗两个S++异能者。

可以谓,百年难遇。

普通人一般是没有机会见到A级丧尸的真容,即使侥幸见过,也会误认为它们是异能者,而非丧尸。

因为它们与人类模样毫无差距。

“怎么回事?”邕圣祐皱着眉,他磨挲着桌面,心底有些浮躁。

“刚刚,树木丛里有影子。那片树枝以极小的差距增大,甚至移动。”朴志训顿了一下,“应该是观战的木系A级丧尸。”

“不会是B级?”邕圣祐没有着急下定论。毕竟B级丧尸也具有操控异能的特点。

“他在投影上呈现紫红色,偏属于异能波动较大,如此必定是A级没错了。”

如果,当真如朴志训所说,那么那位丧尸的用意是什么呢?

“看清楚脸了吗?”

“没有,但可以确定是男人。”

事情越发蹊跷了,先是丧尸大幅度袭击,如今,竟出现了A级丧尸。

看来朴家庄园随他的到来,注定是不太平。

朴佑镇走进房间,眼见两人沉重的表情,问道:“出事了?”

朴志训刚要开口,却被姜丹尼尔打断了:“A级丧尸出现了。”

看着径直向自己走来的男人,邕圣祐心底一阵惊讶,原来他早就发现了。

朴志训点点头:“你派人去检查一下被破坏的围墙上是否有木头的残屑。”

走过来的姜丹尼尔轻握着他的手,并不用力,混杂着血的味道。

看着他,他没有以往的戾气,显得很疲倦。明显的黑眼圈,额头冒着细腻的汗,顺着脸部的轮廓流到脖颈,融化在锁骨间。

邕圣祐想用衣袖拭去他的汗水,手指微微一动,终究没有行动。动情并不是成功的表现。

“还好吗?”

姜丹尼尔淡淡一笑,连声音都是淡淡的沙哑:“有些累了罢。”

只得轻轻回握他的手。

反观朴佑镇却是无比轻松。

一片静默,没有人在说话,各自沉溺在自己的世界。

今天所遇过多,邕圣祐内心涌起疲惫,他看向丹尼尔:“我去休息了。”

“跟着管家,他带你去客房。”朴佑镇指了指身旁穿着黑色西装的男人。

窗外,日落的余晖洋洋洒洒,照在庄园上,如镀金光。鸟叫声,热气蒸腾着。

“晚安。”

姜丹尼尔放开他的手。

邕圣祐刻意扬起笑容,目光轻飘飘,有些朦胧的睡意。








当房间里只剩下三个人。

朴志训的笑声率先打破沉默,他竖起大拇指:“影帝。”

尚且一脸疲惫的姜丹尼尔,转身坐在木椅,双腿交叠慵懒的搭在桌缘。

微眯起眼,勾着嘴角,眼底满是薄翼般的冷漠,遥不可及或是一触即溃。

他扬起头,看着落下的太阳,一刹那不曾掩饰的自傲与胜者为王都败露。

全然不见刚才的意倦。

骨节分明的手指有一搭没一搭的敲击着桌面。

他像一副名画。

评论(2)

热度(13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