從前人們望著遼遠的海,
便說上帝。

困兽(一)

严重OOC预警。

孤独在体内四处攀爬,朴志训妄图以单薄的外套来乞求温度。

在四角天地下,他蹲在角落,瑟缩着,湿漉漉的全身。

湿漉漉的灵魂。

门外的男生嬉笑着,他们的喧嚣同打闹,建立在堵上门的脏扫帚上。

“小志训,好好待着,明天来找你。”

男生踢了一脚门。

他们复拥挤在一团,在恶劣的笑声中,一味求取张扬的青春。

恶臭以颜色的可见弥漫,厕所的灯忽明忽暗。

朴志训咬着牙,眼角卑微的泪水止不住了,划过脸颊,依旧是温热的。

终在他布满抓痕的锁骨上融化。

广播的歌轮换着,朴志训咳嗽着,在浑浊的一切中,血淋淋的存在。

有微弱的脚步声传来。

朴志训张口却发不出声音,喉咙干涩。

谁愿意趟浑水来救他呢?

他是肮脏的,是低贱的。

他的贫穷,理所应当的受欺负。世俗得可怕,惨绿的少年,人生被画上名为可悲的伤痕。

朴志训头靠在膝盖上,低声呜咽着。

门前的扫帚被拿开发出细微的声音。

男生声音低哑,像落日余晖牵扯点点晕染的橙黄:“还好吗?”他轻轻敲着门。

朴志训抬起头,他听见自己的声音沙哑着,带有明显的触动:“嗯。”

有一滴泪打在地板上。

“很晚了,早点回家吧。”

男生没有问他是谁,亦没有推开门。

他只是静静的离开。

亦如他的来到,一切都猝不及防,彬彬有礼。

保护朴志训所剩无几的尊严。

朴志训站起来,腿有些麻了,他看向窗外,

下雨了。

淅淅沥沥的雨,酌情每一片土地,与他共享。

雨连绵,侧透整座颐城。

次日晚。

朴志训把伞挂在阳台,父母没在家,桌上放着两百块钱,是他一月的生活费。

弥漫着潮湿的味道,煮了一碗面条,意外的加了鸡蛋。

在他十八年的人生里,碌碌无为是基调,没有好成绩,被孤立排挤,甚至是霸凌。

日复一日的流逝,他逐渐习惯。

扯动嘴角,新的伤疤,淤青,疼痛得厉害。

他面无表情的低头咬断面条,没由来的想起昨晚的那个男生。

朴志训有时候想,若他早一点出现多好。

在他跌入深渊之前,及时拉住他,该有多好。

突然,想起的敲门声打断他的思路。

隔壁大叔的大嗓门:“小训,在不?”

朴志训放下筷子,急匆匆去开门。

大叔递来一张广告,颇为慈爱的拍拍他的肩膀:“最近有个发传单的工作,周末上班,工资很不错。”

朴志训低头,手里的传单上绘着棕色的熊玩偶。

“只是,这大热天扮熊玩偶,实在是……”

“没关系。我会去的。”

“唉,难为你了。”

礼貌道谢后,朴志训回到桌前。

看着寡淡的面条,突然没了胃口。

他覆上保鲜膜,放进了冰箱。

站在广场的中心,在厚重的布偶下,他的模样无从被窥视。

路人错过他,独留城市的孤独和烈酒。没人理睬他,炎炎夏日,他们只想回到自己的家。

地上是他们随地扔下的传单。

朴志训弯腰想捡起,笨重的,拙劣的,总是适得其反。挡了人们的路,他们恶语相向:

“这熊怎么回事?”

“太没素质了,挡路中间!”

“你以后不好好读书,就只有像这样被人唾弃。”

……

一切都是最恶意的揣测,因为他们并不会为此付出代价。

汗水顺着脸颊流下,栗发已经湿透了,白T黏在背上。玩偶劣质的毛扎得他皮肤很疼,他已经狼狈不堪了,他已经缺失灵魂,行尸走肉。

大半的传单还在手中。

“谢谢。”

在他毫无灵魂,几乎成为习惯的伸手递传单的时间里,终有人会打破这枯燥的循环。

那天那个男生的声音。

有着禁欲的冷漠味道,满是星辰的夜里,皎月映入清潭的静谧,和撒满蓝色颜料的白日,阳光正好的微醺。

男生接过,低头随意的看着。

在头套下,小小的视角。

男生的卷发,在风中随意的碎发迷了他的眼。他微抿着嘴,宛如雕刻却不锋利的下颔,与微红的耳垂。

他眼睛真美。

黑色的眸,深邃的如夏夜下平静的湖渊。眼角的泪痣,与淡淡的黑眼圈,为他刻下放纵情欲的味道。睫毛映下点点阴影,融合在他散漫的目光中。

看不清晰,朴志训被困在四方的黑暗,凿下的洞,只得使他看见微淡的光明。

他能听见自己的心跳,

不知所措,

他开不出口,他对男生说不出自己的感激。

是笨头笨脑的熊,他扭捏,又腼腆。

看着男生越走越远,他却没有勇气追上去,手里的传单沉甸甸的。

而男生定然也不会记得这个笨拙的熊,一直盯着他离开。也许也不会记得他随手就下的那个可怜虫。

回到家已经是凌晨了。

洗过澡后,朴志训累倒在床上。

闭上眼,梦里是男生淡淡的微笑,和沙哑的声音:“还好吗?”



又是日复一日的生活。

朴志训已经有一个月没见到男生了。他依然被欺负着,依然努力生活着,依然毫无希望着。

拿到发传单的工资后,他选择在一家咖啡店收银。

这里包吃,有冷气,工资不差,是他很满意的工作。

五月二十六日,周六,早,午。

朴志训站在柜台,他已经连续工作了三小时,难免有些困倦。

“你好,一杯拿铁,半糖。”

朴志训低头敲着键盘,没有灵魂的复述着:“拿铁,半……”

话说到一半,朴志训忽然愣住了。

阳光正好透过玻璃泄下来,咖啡的浓香,一切都是沉醉的预兆。

他缓缓抬起眸,看向面前的男生。

果然是他。

他穿着黑色的单T,碎发随意的搭在眼前,在午后,有慵懒的情绪。

口罩揽至下巴,勾勒他的线条。

“嗯?”

男生对于朴志训直勾勾的目光,有些困惑。

很快回过神来,朴志训拿起打好的小票递给男生,以发传单的姿势递给他。

男生只是道谢。

没有察觉,或者根本是忘记。

触碰他的指尖,朴志训觉得冰凉,独有的古龙香水味道,似是檀木。

“怎么了?”身旁端着盘子的侍者问到。

“没。”朴志训习惯性的摇摇头。

却怎么也静不下心,如同浆糊的视野里,每个人都模糊不清,唯有坐在靠窗位置的男生有着清晰的轮廓,他迎着光,如同沐浴在金色中,周身是晕染的颜色。

指尖颤抖,他只觉得迷茫,心底的情绪若隐若现。

他总觉得自己不过勇敢,错过很多事。

他深吸一口气,转身对侍者说:“你来帮我收银吧,我去端盘子。”

收银的工作自然更轻松。

侍者犹豫一下,也爽快的同意了。





评论(1)

热度(16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