從前人們望著遼遠的海,
便說上帝。

人间失格(三)

前言:
我真的很推荐大家去听我在(一)中放的歌。

“作为十大禁曲之一,带有深深阴郁感。整首乐曲带来的感觉是黑暗、恐惧、肃穆,又带着唱诗一般的虔诚,有一种灵异,圣洁,幽怨,压抑的感觉。 这首歌经常被认为是所谓‘死亡歌曲’《忏魂曲》。可能是其感觉很像教堂音乐,又比较压抑的缘故。 整首歌由强烈而缓慢的鼓点伴奏,使上述的感觉更加强烈。”

配合音乐食用更佳

“”Frappe à la porte du paradis, une âme de résidus, quand tout précipité, l'amour et la haine peut - être sans limites.”

叩响天堂之门,叩问残留的灵魂,当一切都沉淀,爱与恨也许没有界限。



突而响起的敲门,

礼貌的问候打断邕圣祐的思绪。

“还好吗?”

男人有着称得上完美的英式古典口语,发音纯正得像浓厚的葡萄酒,是有着每日清晨神父朗诵《圣经》的庄严,在彷徨美貌中的繁星,让邕圣祐联想到,那至高无上的权力——伊丽莎白·都铎。

邕圣祐说不出话,倚着床,似乎咳出血来。

旧疾犯了。

指甲陷入被褥中,他侧过头,看着窗外,那场连绵的噩梦终究是蔓延了。

门恍惚间是打开了。

蓝色的帘子如吃饱了风的帆,男人擦得锃亮的皮鞋,挽起的裤脚,露出白皙而瘦削的脚踝。

邕圣祐抬起头来。

男人正以上位者居高临下的目光打量着他。

又问了一遍:

“还好吗?”

不太好。邕圣祐低下头,脖颈的疤痕露出来。

姜丹尼尔皱了眉,

“我去请医生。”

“不用。”

邕圣祐终是开口了,他拉起裤腿。

皮肤白得如雪下透彻后的英格兰,仿佛羸弱得不堪一击。

近乎病态的瘦,皮囊贴着白骨生长,是一种惨淡的美丽。

小腿上遍布着丑陋如藤蔓的伤口。

他浑身不可抑制的抽搐,如吸毒过度的囚犯。

指甲划过木床,是刺骨的声音,留下触目的痕迹。

满是木屑。

姜丹尼尔想到,他曾在Salisbury平原见过被深埋的罪徒。

全身埋入地下,只留他的头露出地面,在恐惧、饥饿以及疲惫中缓慢死去。

灵魂无法超度。

走得近些,恰好可见邕圣祐的发旋,与他卷曲的脚趾。

“帮帮我。”

邕圣祐声音沙哑得可怕。

他赫而躺下,脸颊擦过地毯,全身陷入柔软中。

鼻尖升腾起汗滴,邕圣祐觉得自己像隔板上待宰的鲈鱼,缺水后带来奇异的晕眩,有着神经末梢难言的兴奋。

“帮帮我,”他颤抖着,“床柜里的针管,请,递给我。”

姜丹尼尔挑挑眉,轻应一声。

拉开床柜,第一格,规整的摆放着拇指大小的注射器,和玻璃瓶里的蓝色液体。

显然是医用的药瓶,标签已经被腐蚀了,依稀辨认出paroxe的字迹。

“请快一些。”

邕圣祐弓起背,脸贴合着膝盖。

腥甜的味道,在阳光的缝隙间,指甲陷入皮肉,他眼眸浑浊不清。

汲取了半管的药剂,流动的液体,每一滴正如滚旋的海,喧嚣在透明的针管间。

姜丹尼尔走进他,蹲下。

他轻拍邕圣祐的手臂,液体的冰冷透过皮囊,蔓延至心上。

邕圣祐抬起头来,他那亚裔独有的黑眸,如Carbonado的纯正,是飘若无依的浮木,在漫无边际中沉沦。

触目惊心的红血丝,他不可抑制发出轻微的呜咽声。

鬼使神差的,姜丹尼尔伸手合上了他的眼,他那挣扎着生存,狼狈的双眼。

他的指尖冰凉,力道不轻不重,骨节分明的手指磨挲着邕圣祐的肌肤。

拭去泪水,他宛如深夜的撒旦般引诱,

“我帮你。”

邕圣祐下意识的颤抖。

在黑暗中,他看不见男人的表情。

他感受着抚摸,以及轻微的呼吸声。

“注射在小腿肌肉。”

他已经没有力气了。

疼痛撕扯着他,摇摇欲坠。

静默的氛围,

他有些慌乱。

突而,男人收回手。

腿上到来细密的疼痛。

如触碰玫瑰刺。

“刺进了感官有如饮过毒鸩,

又像刚把鸦片吐食。”

My sense, as though of hemlock I had drunk,

Or emptied some dull opiate to the drains .

冰凉的液体逐渐混合在血液中,传至身体的每一处。

姜丹尼尔的手指描绘着他的疤痕。

他感觉似有鲜血淋漓。

阳光暖得发烫,针管抽离开来,裤脚被温和的揽下。

“休息吧。

我午间再来。”

迷糊间,点头。

男人轻笑出声。

如抹了蜜的馅饼。

邕圣祐想起,

那位在无数教堂以最大的金边镶嵌的肖像画的主人公,画里的少年,刚及十八,穿着西装,披着脱至地的礼袍,紫色作主调,并配上白色的丝质装饰。胸口别着由黄金打造的领环Georgius Rex Imperator。

他目光直视前方,却似没有把任何人放在眼里,灰暗的瞳孔里是轻狂,是蔑视。

坐在椅上,修长而笔直的双腿交叠,露出的脚踝是十字架的纹身。

脚步声,

渐行渐远。

关门的声音。

邕圣祐咳嗽着,逐渐在药物侵蚀下,重新入睡。

评论

热度(14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