從前人們望著遼遠的海,
便說上帝。

垮掉的一代(上)

喜欢我的文字 可以点开主页君。
@bibibibibibibi @哈密瓜与哈蜜瓜与瓜🍈 @初酒 @我就是这么一个帅气的反派 @吃货中的腐妹子 @森森Sylvia @Ada的叶子 @hyy_eong @おおとり 


理所当然承接你赋予的万丈深渊。
“你的名字。”
“Potter,Harry·Potter.”

绿色曾盛极一时,如今却落魄的被隔绝在窗外。
Harry半倚着门框,金属的质感硌得后背生疼。他轻挑着眉,兀自笑了,黑色的头发遮挡眼里的阴霾:“可以抽支烟吗?”
“好久不见。”Draco站在窗前,风很大,卷起黑色的风衣如起伏的暗涛汹涌,冷得刺骨。
Harry走到他身旁,为自己点上一支烟。
“我会死。”Draco转过头去看着Harry,只是面无表情,窸窣的雨打进他的眼睛,霎时模糊。犹如他的希望,所及之处,隐约不见踪影。
“没有关系。我也会死。”Harry握住Draco的手,淡淡的烟草味弥漫着,看不清他眸中的闪烁。
“还有多久?”Draco没有回握。他的声音沙哑得可怕。
“一个月?一星期?或许更短,我会陪着你的。”虽是情话,Harry说起来却是冰冷十分。
“Potter,我不需要任何人的怜悯。”
“我知道.....”
Draco打断Harry,自然的从他手中拿过剩下的半支烟:“我想抽支烟。”
Harry笑了笑。
他抽烟却不爱烟。烟气总是在鼻腔弥漫,却总不深浸心脏。他讨厌那呛鼻的烟味。
他握紧Draco的手。
Draco只是抽了一口,他低垂着眸子:“我就是一支烟。”
Harry微微一颤,他故意忽视Draco眼中闪过的幻灭:“我会是火吗?”
他心中早有了答案。

“Potter。”
冷漠的腔调让Harry有些不适,他挑挑眉,有些故作镇定。半晌,他转过身来,与Draco对上眼。那双蓝灰色的眼睛充满讽刺,像看小丑一般,皆是鄙夷。他斟酌了用词,强压下内心翻滚的惊慌:“我是为你好。”
这句话也着实讽刺,Harry没有收回手,红色的颗粒一颗颗落入水杯,旋转、沉底、融化,白水依旧未变色,看不出丝毫破绽。
“Under Taker?”
不愧是精通黑魔法的食死徒,凭借成色也能说出着慢性毒药的雅称。
Draco意料之外的笑了笑,抬起头来风迷了他的眼,再开口已是淡漠:“真想不到,敬爱的救世主也会做这般恶心的事。”
Harry涌起一阵恶心,他握紧手中的杯子,内心迷乱着无从获取出处。
“真是谨慎,我给你的水,你一口也未喝过。”他顿了顿,接着说道:“Pansy的解药想必很可口吧。”
“呵,看来你没有解释的意思。”
“原来你早就发现了,可惜如今被抓了现行,真是不幸。”
Harry感觉呼吸一窒——Draco掐住了他的脖子,指甲深深的陷入肉中,有血顺着脖颈的线条留下....疼痛让他睁不开眼,他想笑,一口血却溢出来,腥甜的味道。
“别这么看着我,好戏才刚刚开始。”Harry眯着眼睛,他只是觉得倦意袭来,有些犯困。
“这么想杀死我,何不了来个干脆?”
Draco能感觉到Harry的微弱的呼吸声,他不知道自己手悄悄松了力道。血液染红了他的白衬衫,他有些颤抖,没有允许自己眼中闪过一丝疼苦,这是他最后的尊严。
“干脆?呵。”嘴里有着血液,说话多少有些含糊不清:“你知道你父亲的手段,你突然的死去,他的疑心我可承受不起。”
Harry清楚以Draco的智商早应该了解实情,可他来了兴致,偏偏决定把话说绝:“我需要权势,利益,以助我彻底剿灭食死徒。而赢取民心,就得从你父亲下手。一众食死徒的首领失去独子只身引领作战,相比之下胜负就很明显了。”
“闭嘴。”
Draco毫不留情的打断他,甩手将Harry扔向床,他的脊背撞在床梁上,却只是闷哼一声。
“别太自以为是,你的算盘是落空了。”Draco扯了扯领带,露出那白皙的锁骨,内心深处却荒凉一片。他蓝灰色的眼睛在金发的遮掩下看不真切,只是男人身上弥漫着那令人心悸的绝望。
“是吧。不过我也并不是一无所获。”Harry已经睁不开眼,全身上下疼痛都在叫嚣着。“你不会真的以为Parkinson的眼睛是为你寻解药而意外失明的?”
Harry手腕感觉到一阵疼痛。他没睁开眼,因此错过了Draco那震惊,悲痛的眼神。
阳光打在金发少年的背上,却丝毫暖不了他的心。他冷得像一条蛇。他只是站着,手紧紧抓着Harry的手腕。居高临下的看着躺在床上的他,竟是一时无言以对。沉默到极点便是悲寂。
Harry没有告诉Draco,他的解药是Parkinson用几代的信仰所换来的。她世代的家族将不再为食死徒效力,而她也不再得看见这世界变迁。Parkinson家族将永世被人唾弃,受人指责,穷苦一世。
但他知道,Draco定是明白的。
只可惜这场潸然泪下的牺牲,不值得Harry去同情。
当疼痛再次袭来时,Harry已经没了意识。
他只是感觉有人抱起了他,湿漉漉的唇印在他的额头上。
他没发现,Draco自始至终没有拿出魔杖。

已是午后。窗帘却已经拉上,不曾允许一寸阳光明媚。
Harry早已没了睡意,但他不愿睁开眼。
“醒了就说话。”
他转了身,背对着声音的来源。他张了张口,却惊觉自己连说话的力气都没有了,那脖颈上的伤口传来阵阵疼痛,似又有鲜血留下,真的....真的痛苦过头了。
他终是开了口:“要么我死,要么放我走。”
他听见Draco嘲讽的笑声:“想来你也是格外冷静。”
当然。
在下药时,他就已经设想了无数结局,这样还不算坏,至少他还活着。
“一种魔法....”Draco的声音像从远方穿来:“你欠她。魔法将由你施行。”
“呵。”Harry像听了一句笑话:“我欠她?那请问泥巴种是否欠她?”
他猛地站了起来,眼上蒙了一层怒火。体力毕竟是不支的,他踉跄了一下,斜靠在床边,眯着眼睛看着Draco淡淡的收回手。
可笑。
“你不愿意,我来替你,但代价由你承担。”
Draco没有告诉Harry,
那代价不过是陪在他身边。
既然给予他温暖,Harry就应该想到他的疯狂,属于Malfoy的骄傲。
桎梏的脚镣将刻上他的名字,同Harry渡尽半生。
如若后悔,又何必当初。
Harry皱着眉头,魔杖早已不再他身上。
“我的眼睛不适合她。”
Draco伸手抚摸Harry的伤口,声音暖了一丝温度:“没关系,你的眼睛很漂亮。”
是Draco一生中见过最美的双眼。
一声女人尖锐的叫声。
窗外鸟惊飞。
Draco挑挑眉,蓝灰色的眸子晦暗不明,看不清多余的情绪。他站起来身来,声音格外磁性:“明天见。”
Draco转过身去,他走得很慢,皮靴踩在木板发出轻微的响声。
他走得真慢。
“Draco,”Harry坐回床上,终是叫住了他:“我想抽烟,Draco。”
Draco站在门前,似乎有轻笑一声。
黑色的西装混着风裹挟着他,腔调带着丝丝凉意。
良久,他才说道:“好。”
好。

Harry饿得有些发晕,Draco放在床前的餐食他一口未动,他仰起头来,看着挂钟,时间在流逝。
Pansy被推进来。她坐在轮椅上,瘦的不成样子,她紧紧的抓着Draco的手,似乎还没有适应着漫无边际的黑暗。
Harry有些发笑,他倚在床头,不曾施舍Draco一丝目光。
Draco没有松开Pansy的手,却直直的盯着Harry。他的声音很冷漠:“希望你有所准备。”一层薄薄的的雾弥漫在他的眼前,挡住他心中的情绪。
不可否认,Harry内心在颤抖着。但他必须妥协,一双眼睛换取生命是很精明的交易,他不允许有任何怨言。
但他不过是个普通人,依旧止不住的害怕。
他抓住床沿,声音没有丝毫慌乱:“让她过来。”
“Draco...”Pansy脆弱得像一棵草,连生长都需要Draco的陪伴。
“没事。”Draco终于低下头看着Pansy。
Pansy被推到了Harry面前。
Harry微微一颤。
Draco递给他一瓶蓝色的药:“你会很痛苦。喝下它,睡一会,或多或少能缓解。”
“拿开。”
Harry闭着眼,妄图享受黑暗。
Draco皱着眉,眼里满是灰尘,寂灭的灰烬。他站在Pansy的身后,固执的伸着手,那药在他手中紧紧的握住。好久好久,他都没有动作。
他不承认自己心中的犹豫。
直到他手酸了,直到Pansy叫他。
“Draco?”
他拿起魔杖,对着Harry说道:“巴拉拉能量,小魔仙全身变!(划掉)”
他声音冷漠。
他看着Harry的面色逐渐苍白,
他知道Harry所受的痛意,
有一种魔法,
叫做——感同身受。
他踉跄的跪在Harry的旁边,大脑像火烧一般疼痛。
他的Harry紧咬着嘴唇,不让自己发出声音。直到嘴唇流了血,混着痛意一泻而下。
好痛,
他咳出一淌血,
身旁的Pansy在叫着他。
恍惚中,
他握住Harry抓着床沿的手,
紧紧的,
就像Harry以前那样。
紧握。

Harry睁开眼,混沌的黑暗。他嘴里泛起一股腥甜,靠在床边大口喘气。
他真的什么也看不见了。
他有些悲哀,心里却没有一丝怜悯,冷静的分析自己的处境是他唯一能做的。
歪着头,Harry想象着Pansy配上他的绿眸会是哪般。一点点恶心席卷,他紧紧咬着下唇,愤怒又能如何,到头来他不过是个瞎子。
他睁开眼,是黑暗。
他闭上眼,是黑暗。
他以为光明不会来到。
垮掉的人生。
Harry逐渐平息了呼吸,他不允许自己被恨意所侵蚀,为光明而战,代价在所难免。
即使,这代价是他的眼睛。
或许,是他的生命。
他裹紧了被子,却依旧是冷的,忍不住微微颤抖。他无助,想哭,但眼泪早以干涩。
他是Harry·Potter,
他是救世主,
他是希望。
于是,
在众人的希冀下,
他成长,
他不负所望,
他被人赞颂。
所以,
只有强压满腔的悲哀,继续向前。
Harry捏紧拳头,蜷缩成一团。
他不知道,Draco坐在他身旁。
那嘴角噙着血,满目疮痍的Draco静静的坐在他身旁,
伴他度过低谷。

评论(22)

热度(37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