從前人們望著遼遠的海,
便說上帝。

我早已坠入深海(继他不爱我又一大坑。)

有这样一句话:
任凭所有苦难与厄运撕扯同我坠入深海,
我依然会张开双臂去拥抱因你而毁灭的黎明.
(ゝ。∂)更过两章的《他不爱我》明天会更新!欢迎食用:http://bolin712.lofter.com/post/1e94c03d_d83f371
警告:非原剧向!!!罗赫高举大旗。(´・_・`)
再说一遍 最后一遍 这可能会是个坑(。-_-。)
一.他的秘密
床上受梦魔折磨的男孩,眉毛紧皱,细密的汗珠像灼灼的月华,恰到好处的温柔。Harry胃里泛着酸意,只觉得心生悲悯。于是他强忍着颤抖为男孩掖好被角,将恐惧的来源放回实木的床柜里——一本日记。
Harry记得自己披上隐身衣,跟着Draco回到斯莱特林的级长宿舍。他独自一人蜷缩在角落,等待着铂金发色的男孩的晚眠。男孩为自己换上干净的睡衣,终于关上灯。也许过了很久,Harry被男孩小声的呻吟吵醒了,他意识到自己睡着了。他站起来,腿酸疼的可怕。
“希望Ron能帮我瞒过纳威他们。”Harry暗自祈祷自己的朋友能帮忙掩盖他的晚归,而不是添乱。Harry垂下头思量了正确的咒语,用光明咒点亮了整个房间。
借着洒下的光线,Harry低头打量着Draco。睡梦中的男孩显得格外脆弱,铂金头发没有发胶的稳固,柔顺的贴着他的脸。男孩紧咬着嘴唇,身体不住的颤抖。
Harry挑挑眉,意识到自己的失格。慌张的收回视线,他鲁莽的打开Draco的床柜。Draco的床柜意外的大,而Harry也是第一次做如此偷偷摸摸的事情,翻找的声音在某种程度上格外的刺耳。
“Harry。”
Harry停下自己翻找的动作,感觉背后不住的发凉,在这短短十秒的冷场中,Harry想好自己的退路,他握紧自己的魔杖,他必须给Malfoy一次一望皆空。
“Harry。”又是一声。
当局者迷 旁观者清。Harry太过紧张了以至于他选择性的忽略了Draco语气的温柔,且唤着的是他的教名。
“Malfoy,对于我侵犯你的隐私我深表歉意,但为了霍格沃茨我不得不这么做。”Harry转过身来,魔杖指着Draco。
意外的,Draco并没有反唇相讥,而是让沉默后来居上。Harry有些疑惑,抬起手来,让光重新洒在男孩的脸上,只见男孩双眼紧闭,很安静的躺在床上,不知是这温暖的光还是他嘴角上扬的弧度,Harry一瞬间竟觉得男孩像一只猫,任由时光磨砺他带刺的轮廓——哦,原来他不过是说梦话而已。
Harry暗自庆幸,下意识的往后退了一步.......猝不及防的,脚绊到了床柜。Harry紧闭上双眼,等待刺耳的摔倒声响起。
却没有,Harry倒在Draco的衣服堆了,柔软的衣服起到缓冲作用。第一次Harry由衷的感谢Malfoy氏族的虚荣。“梅林的内裤,真够倒霉的。”Harry坐起身来,感觉自己脖子火辣辣的疼痛。他寻着这个地方把Draco的白衬衫移开——入眼的是一本很斯莱特林的本子。
Harry倒吸一口气,暗讽Draco的欣赏水平。
本子很破旧,似乎年代久远,封面的角落有人用漂亮的花体字写下“Draco·Malfoy”
继而铺面而来的是一股淡淡的的香水味,Harry猜应该是柏林新款的香水味。
本子很薄,前大概几十页被人粗暴的撕走,留下细碎的痕迹。Harry粗略的扫了一眼,这些残存的漂亮笔迹,虽句句都与自己有关,但也句句无不在嘲讽自己。“potter臭大粪”“圣人potter”出境率尤其高。
Harry有些愤怒,侧过身对Draco翻了个白眼。
直到Harry翻到最后一页,他心情都是轻松的——最后一页的字迹格外潦草,客观反映了作者当时的焦虑。Harry抬起手,用手指轻轻摩擦墨笔在羊皮纸上写下的痕迹。他静下心来,仔细的阅读。
Draco写道:“我真的加入我梦寐以求的食死徒的行列,成为我父亲的骄傲。可是,为什么我只是感到悲伤害怕?我恨自己的懦弱。
这条蛇的纹身在今后势必要伴我一生,我真的成为Harry所不齿的人了。呵,我难道不一直都是吗?
神秘人很快对我下达了命令,他赞扬我对Harry的恨和我的才华(他一点都不了解我的,任何巫师都不了解我)他命令我杀死邓布利多。虽然我同样讨厌那个老头,可Harry.......况且我有何能去杀死一位校长。
梅林知道我多么想拒绝,多么想逃跑。可看见我父母对他害怕到极致而扭曲的面孔,我又不得不答应。
日记就要结束了,我也不会再去买一本。因为以后的日子早就没有了意义。
这句话必须要说的,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:Harry对不起还有我爱你。”
Harry记得当时自己的震惊,身子一直颤抖。喉咙干涩,张嘴便发出疼苦的呜咽,但他意识他自己没用哭的冲动。Harry猛吸几口气,努力让自己平静下来。虽然他早已料到Draco已经加入食死徒,但若是谈起Draco竟然爱上自己却是无论如何也想不到的,他们不是死对头吗?
(于是也就出现了开头的那一幕)
Harry抬起头去打量床上的男孩。男孩异常平静,瘦削的手臂露出来,朦胧中Harry看见蛇的纹身。“日记里把心情写得如此痛苦,如今却安然入睡?”Harry嘲讽一笑,很快意识到这或许是一场骗局。
他不会知道,小Draco睡得如此安稳,不过是因为闻到Harry身上淡淡的雏菊的清香。
但Harry清楚的意识到他并不想拿出日记本,去告发Draco,竟也不打算把这件事告诉Ron。他感到有些疲惫,揉揉太阳穴,走出了宿舍。
“Harry,你昨天晚上去了那么久,竟然什么也没发现。哦天!”Ron嘴里吃着巧克力,说话含糊不清。
“Ron,你当Malfoy傻吗?他可是获得O最多的学生。虽然他很讨厌,但你得承认他决定不会这么轻易被抓住把柄。”Hermione说完,又把头埋在书堆里去。
Harry喝着南瓜汁,努力平复自己的心情。对,就像Hermione所说,Malfoy那么狡猾,怎会把日记本藏在这么容易被发现的地方,这分明是精心设下的陷阱。
顿时,Harry暗自松了口气。他笑了笑,拍拍Ron的肩膀:“你这么聪明,要不你今晚去试试!”
“啊,不不不,还是别去了。”看到Ron惊恐的眼神,Harry心情好起来。
对面斯莱特林的长桌上,Draco心不在焉,连最喜欢的魁地奇也无法勾起他的兴趣。昨夜,他竟然梦到Harry为他掖好被子。该死,Draco感觉自己脸红了。Pansy把这变化看在眼里,以为自己的话题很有趣,讲得越发起劲了。
Draco装作若无其事的看向Harry 的位置。很不幸,Harry正巧抬起头。
四目相对,Draco意识到自己所迷恋的翠绿的眼睛正盯着他,而那双精灵般的眸子里还有未来得及退去的笑意。梅林,他真的要陷进这温柔乡里了。
看着呆楞的Draco,Harry觉得有些好笑。于是他下意识的做了鬼脸。
而Draco没有回以嘲讽的假笑,反而是睁大眼睛,蓝灰色的瞳孔中流动着Harry看不懂的色彩。
很是尴尬。Harry收回目光,唤上身旁的正在斗嘴的两位朋友离开。
许久,Draco终于在Pansy的叫唤中回过神来,但他的心思依旧飘得很远。他暗骂自己刚刚在Harry面前表现的像傻愣子。
“Harry,今天作业比较少,咱们去看Hagrid,怎么样?”Ron提议道。
“好。”Harry很兴奋,毕竟有很多天没有看见Hagird了。身旁的Hermione也点点头。
走过熟悉的小路,Harry感觉心情甚好。不知不觉中竟哼起跑调的歌。
“Hagrid!”三个孩子站在门口大喊。
.....
没有回应。
“Hagrid!”三个孩子又喊了声。
还是没有回应。
“或许是出去了吧!”Hermione看着Harry失望的脸,安慰道。
“嗯,或许吧。”Harry没由来的泛起一阵担心。
“这样吧,Harry咱们去玩魁地奇吧。我和Ron都对魁地奇很感兴趣。”Hermione笑道,并用眼神示意Ron。
Ron显然没有读懂Hermione的眼神,但他真的满喜欢魁地奇的,也就满口答应下来。
Harry看着他的朋友,心里一阵温暖:“好,我们这就去。”
“真是冤家路窄。”Ron哭丧着一张脸,“为什么白鼬会在这里!”
Harry没有说话,抬起头看向在天空上肆意与风浪搏击的Draco。他的头发依旧一丝不乱,眼里充满激情,张开手臂享受风的吹拂。而他的黑衬衫很好的挡住了他罪恶的标志。
“Hey,白鼬。你的两个跟班呢?”Ron对着Draco大喊。
Draco对于扰乱他兴致的Ron十分不满,他嘲讽的眼神看着Ron:“哦,我真不知道穷鬼韦斯莱也对魁地奇感兴趣。也对,你也只能感兴趣罢了。”
“Malfoy,别忘了斯莱特林没有赢过格兰芬多。”Harry拍拍Ron的肩膀,示意他消消气。
而Hermione奇怪的发现Malfoy在看向Harry时目光竟变得柔和。“也许是书看多了,花了眼。”Hermione想到。
就在这说话之际,一阵强风吹来。
而Draco并没有抓紧扫臂,身子也因为食死徒的事情变得极端瘦弱,一下子在风的乱嚎中被卷落。
在落地的过程中,Draco满怀期待的看向Harry,希望他能救下自己。
而他的Harry似乎很犹豫,迟迟没有拿出魔杖。一下子他感觉被绝望席卷,哪怕是他被迫印上食死徒的印记时他也未曾如此痛苦。
于是,他闭上了双眼。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TBC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微博@桔桔昕
手动比心*(^o^)/*

评论(3)

热度(24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