從前人們望著遼遠的海,
便說上帝。

【授转】摆渡人(半AU/HE 中章)

@吃货中的腐妹子 @哈密瓜与哈蜜瓜与瓜🍈 @初酒 @我就是这么一个帅气的反派 @Sylvia @Ada的叶子 @おおとり @hyy_eong 
本文转自贴吧。太太ID曦_尔雨。欢迎去捧场。
摆渡人:上章!http://bolin712.lofter.com/post/1e94c03d_de0f319
Chapter 4
虽然屋内看不到外面的样子,但是Harry醒来,他就知道外头肯定刚日出。逃亡的日子让他养成了这样的习惯。太阳一出便要继续不停的赶路。
Harry发现身上盖着件衣服,头下也枕着一小堆杂草当枕头。他颤抖了一下。
Malfoy…
“你醒了?”Malfoy显然比自己早起很多,他正目不转睛地盯着门口看。好像会有什么吓人的东西,会从门外扑进来似的。“你准备什么时候把我的衣服还给我?”那语气仿佛他的衣服是Harry拿走的似的。
Harry从地上站起来,拍拍自己的衣服裤子,顺手抓起Malfoy给他当被子的外套。“谢谢”
“你就这么随便地抓衣服!”Malfoy愤恨地拍了拍自己的外套,再把外套穿上。“昨天睡得还好?”
“还不错。”要不是经历了那么多离奇古怪和危险的事情,他此刻绝对会颤抖——会关心人的Malfoy真是有够毛骨悚然的。看下四周,Harry发现屋子里面仿佛被打理过了一遍,家具干净而整齐地摆放着,屋子里也没有像先前那样昏暗,壁炉的火还在燃烧着。难道Malfoy一夜没睡在捣腾这些?这也太不Malfoy了吧。“所以,我们今天住这儿?”
“如果你想烂在这里你就继续在这儿呆着,我要走了。”Malfoy打开门,头也不回地大步走去。
真不敢相信这和偷偷给我盖衣服的Malfoy会是同一个人。Harry咕哝着,跟上了Malfoy。
就这样,Harry跟着Malfoy又走了三天,日落到达新的屋子,日出出发。Malfoy不说到底去哪儿,Harry也不问。有时候Malfoy会流露出他难得的关心,但总是很快,又回到冷冰冰的样子。
“Malfoy!Malfoy能不能稍微慢一点!”昨晚Harry并没有睡好,连续走了这么多,Harry觉得他的脚已经快要不属于自己了。他发现他们要找的屋子一天比一天远,这意味着一天比一天还要走更远的距离。这让Harry感到有些许烦躁。
“很抱歉,并不可以。”Malfoy继续不停地往前走,“太阳已经快下山了,再不到屋子我们就完了。”
Harry叹了口气,想要继续跟上前边的人 但忽然,一阵冷风吹过,Harry不禁打了个寒颤。冰冷深入骨髓,内心仿佛失去了快乐的感受,只有着痛苦和疼痛。
“怎么了?救世主也拖拖拉拉?”Malfoy回头看见了脸色苍白的Harry,本来脸上挂着玩味的笑容瞬间消失,他立马冲了回来,拽住Harry冰冷的手,转身又加快了步伐往前走着。
等Harry反应过来的时候,他才意识到他被Malfoy拽着跑。“刚才那是摄魂怪?”
“差不多一个东西,我们要快点,等晚上他们会成堆出来。”Malfoy边快步走着边迅速地答应着。
然而Harry忽然意识到了什么,甩开了Malfoy抓着他的手。Malfoy转头,定睛看了他两秒后,什么也没说,继续往前快步走着。
天色更加的昏暗,他们能听到不远处有什么生物在不停地嚎叫,夹杂着风刮过的声音。空中吹过的风已经变得越来越冰冷。Malfoy皱着眉一边四下观察着,一边快步走着。这才第四天。这不对劲。
一个模糊的屋子的轮廓隐隐约约出现在了眼前,他们就快到了。
忽然,Harry感觉到自己的周围被一团冷气包围着。一个个黑影在他周围迂回盘旋。他看不清Malfoy又到哪里去了。没有魔杖施守护神咒,Harry只好不断回想着快乐的往事,希望凭此能够抵挡住些摄魂怪的攻击。一个黑影穿过了他的身体。一阵刺痛从黑影穿过的地方刺激着全身,宛如有千把刀不断地穿过他的肚子。这般疼痛几乎要胜过钻心咒。Harry艰难地继续往前走着,但腹部的刺痛令他不禁微弯着腰前进。
这些该死的黑影绝对不是什么简单的摄魂怪。
又一个黑影从他旁边飞过。眼前一片黑,喉咙有股异样的感觉涌了上来,鲜红的血液从嘴边满满溢出。Harry顾不及擦掉,只是继续踉跄地往前走着,但他能感觉到自己的双腿快要支撑不住了。
“Potter!”Malfoy的声音像是从远方传来的,听起来有些失真。但Harry却能感受到他的焦虑和恐惧。这个该死的混蛋终于想起我了。
“Potter!Harry!”一只有力的手紧紧地抓住了Harry的手腕,拉着他往前不断疯跑着。
黑影还是不断地飞来,拽着Harry的衣服,抽打着Harry的躯体,吸食着他的快乐。黑影在尖叫在嘶吼在狂笑。黑影开始从他的头顶俯冲下来,在给他浑身带来钻心的刺痛时,顺便把他往下扯着。
“Harry站直!!快走!”Harry咬紧了牙,努力挺直身体,继续往前跑。从Malfoy颤抖的声音来看,这些怪物也在不断折磨着Malfoy。Malfoy原本抓紧他的手也开始有点松懈了。
小屋已经近在咫尺。然而黑影们似乎意识到将要失去他们,开始了更加疯狂的进攻。
在Malfoy撞开屋子的门后,两个人几乎是摔着进了小屋。刺耳的声音在屋外响起,怪物们十分愤怒。
相比于前几天的房子,这间屋子内的家具算是整洁完备,有椅子桌子床铺食柜还有卫生间,基本可以解决日常生活。
Malfoy站起来踉跄了一下,用力关上了屋门。一下在瘫坐在了地上喘着粗气。看见一旁的Harry,他打了个响指。Harry身上的痛苦立刻减轻了很多,但仍是钻心的疼痛。
“那不是摄魂怪。那是什么?!”
“你可以说它们是比较高级的摄魂怪。但他们还是摄魂怪。”
“所以,可以用守护神咒对付它们?”
“精确”
“那你为什么不施咒?!”要不是浑身的疼痛,Harry绝对要上前把Malfoy暴打一顿。
Malfoy扯出一个苦笑,“这里有魔法限制。而且要是施了守护神咒我的魔力会有很大损耗。你看我这几天也就施过简单的治疗咒和漂浮咒。”
“况且,我没有回忆。”这句话Malfoy说得很轻。Harry并没有听到,他已经爬到了壁炉旁边生火去了。
Malfoy也移到了壁炉的旁边,火光衬着他苍白的脸,原本就俊俏的脸庞显得更有韵味。
“救世主是打算盯着到什么时候?还是说他有什么奇怪的癖好?”语气仍是冷冰冰的,但一抬头,Harry边看到Malfoy揶揄的笑容。
这样还更好看了。
救世主被自己的想法吓到了。多大了的人了,还搞得想青春期小男孩一眼?!Harry别扭地将头转开。
但是另一边的铂金混蛋不知道为什么笑得更欢了。
“不如我来盯一会你的闪电疤吧,疤头,这样就算清了。”
“闭嘴,你个秃头。”
Chapter 5
Harry已经睡着了。
一个熟睡的救世主,没有魔杖。简直毫无防御。这对食死徒来说是多么千载难逢的机会。看着Harry,Malfoy苦笑了一下。
但还是眼前的事情要紧。Malfoy找了个椅子,坐了下来回想着这几天来发生的奇怪的事情。
首先,这个男孩知道自己叫什么名字。连名带姓,一字不差。这不对,前几分钟他的脑海中才浮现出这个名字。而且看起来这个男孩认识自己?这是绝对不可能啊!还有提早到来的摄魂怪…再加上自己对这个男孩意外的上心。什么时候开始的?看见那双翠绿的双眼的时候还是他犯蠢的可爱样?等等,什么,他刚在想着这个救世主很可爱?…
越来越多奇怪的事情接连发生。事情已经渐渐脱离了它应有的轨道…
今天的天不同于前几天。前几天就算是没有晴空万里也有些许阳光,而今天的云几乎完全遮住了太阳的光辉,云层看起来要压向地面,异常地压抑。
这令Harry的心情更加糟糕了。本来他就一直都在懊恼没法救助火车上的其他学生,现在他还有点纠结于Malfoy有时透露出来的温柔还有自己对他莫名其妙的奇怪想法。还有Malfoy始终不肯告诉他到底怎么回事,可是现在也只能跟着他,这令Harry十分恼火。再加上这该死的天。简直糟糕透了。
今天还要赶更远的路。
“走快一点疤头,今天的摄魂怪会更多更强大。”Malfoy在前边喊着,但靠着他们走在碎石路上脚步肯定会踩出沙沙的声响,他意识到Harry在他后头停住了。他转过头,静静地看着Harry,眼中不含丝毫情感。
“你只告诉我这些什么有的没的却从来不告诉我到底是怎么回事!我受够了Malfoy!我不是你的提线木偶!”Harry吼道,“至少我应该有权知道到底什么情况?!”
Malfoy走回到Harry的跟前,依着身高优势他仍是高傲地抬着下巴但是却俯视着Harry,不知道Malfoy是不是刻意将两人的距离靠得如此之近,Harry都能感受到Malfoy温热的鼻息,还有自己血液莫名的沸腾和滚烫,心跳忽然加快了速度,脑内嗡嗡直响。Malfoy直勾勾地盯着他,银灰色的眸子中只有冷漠和不屑。
似乎过了有一个世纪那么久。Malfoy终于该死的回头继续赶路,但转身之前还不忘向Harry挑了挑眉。威胁,不屑。但是Malfoy总算滚开了。Harry微微喘了几口气,他不知道自己刚刚是怎么了。但他仍是继续快步往前走去。
后来的路程二人都不曾再交流过。直到——
Harry注意到自己呼出的气息在空气中化作雾气,一股寒意渐渐地逼近。但手腕处传来的温度又让Harry瞬间脱离了刚才的寒气。Malfoy紧握着他的手腕。
两人相视一眼,二人同时撒开了步伐一起往前疯狂地跑着。周围传来摄魂怪的嚎叫,从左边、右边、身后…今天的摄魂怪至少是有昨天的三倍。它们从四面八方聚拢而来,将Harry和Malfoy团团围住。疯狂而喜悦的嚎叫肆意地扫荡着这荒野之地。
“往前跑,突破包围圈就是要去的屋子了。”Malfoy的手仍紧紧抓着Harry,但他的目光却警惕地看着眼前的摄魂怪。他紧皱着双眉。突破包围圈说着容易做着难,况且没有智商的摄魂怪能如此有序地包围住他们,只能说明… …
“孩子们你们要去哪儿啊?”Harry转过身,盯着出现在他们身后的“人”——如果他能姑且算人的话。而Malfou选择背对着他,瞪着摄魂怪们。眼前“人”矮小还秃顶,他像老鼠一样尖尖得脸已经半腐烂,身上留着干了的血迹。还有… …他少了一根手指。
小矮星彼得。
Harry刚要喊出这个名字,一个摄魂怪猛然穿过他的身躯,令他疼痛不已。Harry看到彼得扯出一个假笑,对他挥了挥手后慢慢消失。而摄魂怪们则开始了它们的进攻。
它们不再只是一个一个轮番而来,而是一口气,三四个一起扑来,吸食着欢乐,把Harry往地下拽着。
往下。往下。往下。
纵使Harry的意志再强大,他的双腿在摄魂怪的猛烈进攻下,渐渐支撑不住了身体,一点点弯曲,弯曲。眼前的景象越来越模糊,哭泣声、尖叫声刺激着他的耳膜,大战时的场景,亲友的尸体,在他眼前闪过。
摄魂怪似乎是想要休息一小下。趁着空挡,Harry努力让自己清醒过来,他已经跪在了地上。向前走!Harry在内心冲着自己吼到。他的手抓着地上的大石块,一点一点地让自己前移。每一次的移动,石块都会在他的手上、腿上留下一道新的伤口,但这带来的疼痛远比不上摄魂怪带来的。摄魂怪又一次发起了攻击。Harry伸直了他的手,想要紧紧抓住石块,但他的力气也越来越少了。
往下。往下。往下。
“Harry!!!”充满了恐惧和不安的呼唤。
“呼神护卫!”一道白光射出,化作一只牡鹿奔跑着,驱赶了紧靠在Malfoy和Harry周围的一些摄魂怪。但也只是在他们旁边的那些而已。
驱赶完他们周围的一些摄魂怪后,牡鹿开始往着小屋的方向跑着,牡鹿走过的地方,摄魂怪只得暂且推开,为两人让道Malfoy抓过Harry把他推向牡鹿奔跑的方向,自己也跟着跑去。守护神兽的驱赶并不是完全赶走了摄魂怪,况且还有这么多的摄魂怪。很快,摄魂怪们开始追逐着他们。尖叫着,为被驱逐而愤怒,为逃跑的猎物而愤怒。
小屋!
Harry撞开了屋门,因为惯性踉跄了几下才站稳。转身却看见Malfoy站在门口,惊恐的眼神看着Harry。摄魂怪拽住了他。
“Malfoy!”就在Harry跑去伸手要抓住他时,Malfoy被摄魂怪拉去,顺便狠狠地关上了屋门。
“不要做蠢事疤头。”银色的牡鹿围着Harry转了两圈之后,跑了出去。
Harry再次拉开门,摄魂怪已经全部消失,Malfoy趴在屋门口前,身上满是伤痕。
Malfoy醒过来,眨了眨眼。他盖着舒适的被子枕着柔软的枕头,旁边就是温暖的火炉。
“Malfoy…”
未等Harry说完,他颤颤巍巍地举起自己的一只手对着Harry。
“你在干什么??”
Harry的伤口几乎被治愈,而Malfoy吐出了一口鲜血。
“Malfoy你干了什么?!”Harry的语气中带了点恼怒。
Malfoy只是静静地看着他,这让他有点想起大战时Malfoy递给他魔杖时看着他的神色。忽然,Malfoy笑了一下。没有嘲讽的意味,也不是Malfoy式的假笑。他就是,笑了一下。他的手抚上Harry的脸庞,手指轻轻地摩擦。Harry想要躲开,想要拍开Malfoy无理的手,但是他没有。
“叫我Draco,Harry。不要再叫我Malfoy”
“Mal…好的,好的Draco”让Harry叫一个和自己敌对了六年的人的教名,Harry并不能马上完全地接受。“不要再闹了。”
Malfoy叹了口气,手下了自己的手,缩回被子里。“你想问什么,你问吧。”
“你说什么?”
“混蛋哈利破特有问题快点问!你不会再有第二次机会!”
“呃…”Harry焦虑地看着Draco,犹豫了片刻后,说到,“那个人。是小矮星彼得?”
“是。但他已经不是个人了。他是具丧尸,掌管一部分的摄魂怪。多亏了他才有如此井然有序的包围圈。”
“他死了吗”
“没错”
“所以我死了吗?”
“你说什么?”
“我死了吗?”
Malfoy沉默了几秒后,回答道“没错,你是死了。”他顿了顿,观察着Harry的反应,但对方只是示意他继续说下去,“我是你的摆渡人,负责护送你到终点,离开这个地方。这儿的环境其实一定程度上反应了你的内心。
前几天你的心情并没有那么糟糕,所以我们还能看见明媚的太阳。今天,可能是因为昨天第一次遇到了摄魂怪?或者你的巨怪脑袋在瞎纠结什么,天气就变阴沉了。
还有这些房子。它们是安全屋,一切攻击我们的生物都不可能进的来。但它们还是反应着你的内心。第一天的屋子,外表坚固,里面却寒酸。正如你一样。但还好还有两盏灯。而随着一天天过去,你越来越适应这里,屋内的家具也相应的越来越宜居。”
Harry低着头,沉思,“你…一直都坐着这些工作吗。护送死者什么的。”
“嗯,没错。当我要护送一个新的死者的时候我读取他们的记忆,然后会变成一个能令他最安心的样子。名字也应当是我自己想出来的。我搞不懂为什么你会知道。”
Malfoy的样子会让自己安心??那真是见鬼。还有…既然他都看过我的记忆,怎么看有看到他自己的?但Harry决定暂且不问这个问题。
“好吧,晚安Malfoy。我去睡觉了。”
“愚蠢的格兰分多,你说你都死了,还需要睡觉?!”
Malfoy这么一说,Harry才意识到自己确实不困。只是在经历了和这些高级摄魂怪的斗争后,有些疲倦。
“前几天你还会想睡只是因为你的习惯。潜意识告诉你,你应该要睡觉了。其实你并不用。就像你不用吃饭、喝水一样。你毕竟是死了。”Malfoy说完,转头看向Harry。
却看到了一个坐在椅子上已经睡过去了的救世主。
啧。睡相真丑。
Chapter6
他在荒野上行走着,一种奇妙的感觉指引着他,带领着他往前走。沿着河流往上,是一片树林。在这荒野之上,能看到这么片树林,绝对是让人耳目一新。快速地穿过一棵棵树木,树林中央的空地上立着一间木屋。本能告诉他,他不应该走进这个屋子。但有一股力量控制着他,他直直地往木屋走去。
“吱吖”推开木屋的门。只有一点光源照亮着这儿,这个光源随他目光的移动而移动。眼前是两排长长的架子。两排架子中间空出一条走道。架子上摆满了各种各样奇怪的东西,但能判断得出,上面这些稀奇古怪的东西八成都是黑魔法物品。
从两排架子中央一直往前走。
“Harry”熟悉的声音在耳旁响起,飘渺而略失真,来自走道的深处。
他加快了往前的步伐一直走到走道的尽头。
一个黑发的男人被绳子紧紧绑在了椅子上,他的脚下有这熊熊火焰烤着他的双脚。男人抬起了头。
小天狼星。
男人带着求助和幽怨的双眼看着眼前的人,动了动嘴,想要说话,但是他的嘴唇上下粘合无法分离。
他渐渐地向后退去,退去。
“天狼星!天狼星!”他不想就这么离开,天狼星对于他来说如同一个父亲,他不能就这样抛下他不管!
“天狼星!”
“Harry!Harry!”有人在呼唤他,轻轻拍打着他的脸。
“唔…Mal,Draco。”Harry努力睁开了双眼,看清了眼前的人。他还在喘着气,Harry晃了晃自己的脑袋,站了起来。他感觉自己汗涔涔的。
“嘿,你没事吧。”Draco的声音异常的温柔,他递给Harry一个毛巾(安全屋的家具已经完备到连毛巾都有了),“你刚才一直在大叫。做噩梦了?”
向Draco先道了谢,他边擦拭着边回想着。几个词在他眼前闪过。
树林…木屋…天狼星…
“小天狼星!”Harry叫了起来,将毛巾随意扔在了椅子上,“走吧走吧,Draco。我知道怎么走!”Harry说着就要往门的方向走去。
不对。Harry冷静了下来。说不定是个陷阱。四年级的时候他已经被骗过一次了,就是那一次,害死了他的教父,和他重聚不到一年的教父。但我不是已经死了,何惧再死一次?万一天狼星确实在里面,他不能失去解救他的机会。他回头看了看Draco。
“走之前你不想解释一下吗”金发男孩慵懒地拖长着腔调问到。
“先走吧Draco,路上慢慢和你解释。”
Draco疑惑地挑了挑眉,没有再说什么。
“所以你,如此激动地蹦哒蹦哒跑过来就为了你做了一个梦?”Draco的脸上并没有展现过多的表情,但内心却是充满了焦虑疑惑和警惕。Harry忽然睡着又起来告诉自己要去一个木屋救自己的教父。这简直就是荒谬到了极点。
“木屋就在树林的中央。”Harry并没有回答Draco的问题。他当然知道Draco肯定觉得自己荒谬极了。而此刻他们就站在树林的外面。
在树林的正中央会突然空出一片地有个木屋?而这自己竟不知道。Draco对此事更加的怀疑,但他并没有再说什么,只是继续跟着Harry往里头走着,不时警惕地环顾着四周。
推开木门,里面漆黑一片。Draco变出了一个小光球照明。和Harry梦境中的一样,眼前是两排架子和空出的走道。
Harry想要走快一点,可是负责照明的Draco边走边在欣赏着架子上的物品。匈牙利黑面镜、兔舌盒…都是极危险的黑魔法物品。还有很多叫不出名字的,但是Draco还是能感觉到其中强烈可怖的黑魔法。强烈到足以用这些东西去杀人。这一切都在警示着这里是个多不安全的地方。纵使这也是间安全屋,怪物们没法进来。他就该阻止Harry来到这个地方,而不是发挥他伟大的救世主精神。
等等,这是拉文克劳的冠冕,还有斯莱特林吊坠。这都是…魂器。Draco忽然意识到什么,转头,却发现旁边的人早已不见。“Harry——”Draco的声音渐渐消失在尽头,没有回应。Draco心里一紧,忽然有些慌张,拔腿往走道深处跑去。
另一边,偷偷溜开Draco的Harry快速地往前走去。虽然没有了Draco的发光小球在旁边照明,但是Harry的双眼渐渐适应了黑暗。他还在不停地走着,这条路比他印象中要长很多,他明明记得在梦里他一下子就到了尽头。但是这些都不重要,他只要找到小天狼星…
忽然一股力量把他推倒了架子上。Harry感觉自己的额头被什么东西刺到,传来一阵刺痛。Harry重新稳住自己的身体,伸手摸了摸额头,不出所料地摸到了些液体。果然是流血了。好像还是在那个闪电伤疤的地方。Harry摇摇头,也没仔细看过那个刺伤自己的东西,继续往前走去。
终于来到尽头。但却只是空空的一面墙。没有天狼星,甚至没有梦中的那把椅子。这绝对不是什么好事。Harry往后退了几步,但是就在他后退的时候,他感到了自己仿佛在翻滚,天旋地转,重心往后倾着,轻飘飘的,他满满闭上了双眼,重重倒在了地上。

评论(4)

热度(37)